·網站首頁 >> 家國天下 >> 他給妻子買3000萬保險后殺妻
  
        

他給妻子買3000萬保險后殺妻

 

原題:他給妻子買3000萬保險后殺妻,只因“不想過了”


文/顧明君 來源:津云新聞 2018年12月11日 子夜星網站


  據澎湃新聞12月11日報道,丈夫在幾個月的時間里,陸續為妻子購買了十幾份保險,保險金額可達兩三千萬,將妻子身亡后的受益人設為自己,然后帶妻子出去旅游,將其帶至泰國普吉一家私密性極強的別墅酒店殘忍殺害,后偽造現場向岳父母謊稱妻子溺亡。

  這種電視劇里才會有的情節,小潔父親做夢也想不到有一天會發生在自己身上,他無法相信看起來忠厚老實的女婿張軼凡竟如此歹毒,而尸檢報告顯示,女兒死前很可能遭受了嚴重的暴力,致使多處外傷,肋骨骨折,肝臟撕斷。

  案發后,小潔家人才開始調查張軼凡之前的行蹤,發現婚后很長時間里,張軼凡滿口謊言,家中百余萬財產去向不明,并很可能有出軌行為。

  這些事不僅小潔的父母不知道,連張軼凡的父母也不知道,他們原本都以為,小潔和張軼凡是幸福的小兩口。

  女兒身亡一天后,親家告知死訊

  今年下半年,小潔父親從親家口中得知,女兒女婿打算去馬爾代夫,親家希望他幫忙勸勸小兩口不要出國,畢竟孫女笑笑只有20個月大,經不住旅途顛簸。小潔母親建議女兒女婿去海南旅游,兩人本已同意,但過了些日子告訴老人,他們定了泰國普吉的自由行。

  見孩子們已經定好了行程,小潔父母不再阻攔,出發前一天,兩位老人給女兒女婿送去了可口的飯菜,留下1萬元用作旅途花銷,并囑咐他們要看好孩子,平安歸來。

  10月27日晚,張軼凡帶著妻女從天津濱海國際機場出發,登機前,兩人都給父母發來了笑笑在機場的視頻,看著外孫女的笑臉,小潔父母很高興。

  10月30日下午4點多,張軼凡的父親給小潔父親打來電話,說小潔出事了,讓他們來一趟。“我剛進門,他父母就給我們跪下了,他們說小潔29號游泳淹死了。”小潔父親說,聽到這個消息,還沒來得及進門的小潔母親當即癱倒在地,4位老人哭成一團。

  晚上8點多,稍稍平靜下來的小潔父親撥通了女婿的電話,“我問他小潔怎么死的,他說晚上孩子睡了以后,小潔提出去房間外的泳池游泳,游了一會兒,小潔不放心孩子,讓他去看看,他看著孩子不知不覺睡著了,醒來發現外面下著小雨,他喊小潔但沒人答應,隨后發現小潔漂在了池子上,他把小潔拉到泳池邊,然后撥打前臺電話叫救護車。”

  聽完女婿的講述,小潔父親詢問女婿泳池有多大、多深、泳池周圍是否能有人進來、泳池周圍有無攝像頭、以及小潔身上有無外傷等問題,前幾個問題女婿回答得都比較干脆,他告訴岳父泳池也就一間屋子那么大,水可以沒到他的耳朵(張軼凡身高1.8米),泳池周圍進不來人,也沒有攝像頭,唯獨最后一個問題,他猶豫了很久沒有作答。小潔父親感覺,女婿在電話里猶豫了足足1分鐘之久,遲遲得不到答案的他急得又追加了一句“說實話!”,女婿這才回答“沒有外傷”。

  電話里,張軼凡的聲音很鎮定,但掛斷電話后,一朵疑云在小潔父親心中隱隱升起。

  女婿回國,愈加可疑

  小潔父親的懷疑來自女兒的死因,小潔是會游泳的,而且水性不錯。小潔的三叔對這段事發經過提出了更多質疑:“我侄女非常在乎孩子,不可能單獨留下孩子,自己拉著丈夫去游泳,即使去了,也不會讓張軼凡去看孩子,只能是她親自去或兩人一起去,況且我侄女會游泳,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點,為什么事發1天后張軼凡才向家里報信,而且不是直接打給岳父岳母。從常理來說,在國外出了這么大的事,報警之后緊接著就打給雙方父母才對。”

  10月31日凌晨,張軼凡帶著女兒回國,上午9點多,他和父親一起來到岳父家,一進門就跪下磕頭。小潔父親詢問女婿為何事發1天后才給家里報信,張軼凡說他一直在警局做筆錄,天亮才離開,期間沒帶手機。當小潔父母提出要立即返回泰國為女兒料理后事時,張軼凡表示,岳父母需要先開具一份可以證明與小潔親子關系的公證書才能處理尸體。張軼凡將領尸手續打聽得如此清楚,令小潔家人略感意外。

  當天中午,張軼凡在岳父母家吃飯,小潔母親記得,那天張軼凡胃口不錯,吃了很多。飯后他稱要出去辦點事,于下午4點半左右返回岳母家,在他和小潔的臥室里,由小潔三叔一人陪著他簽署一些手續材料。簽字時,小潔三叔突然發現張軼凡右手虎口處有一道很深的口子,“我問他傷是怎么弄的,他聽了放下筆,沉默了幾秒鐘,小聲說是小潔撓的。我問‘你倆打架了?’他說‘也沒有’,我又問‘小潔身上有傷嗎?’他說‘脖子上有點道子’。我問他倆人為什么吵架,他說小潔嫌我定的酒店太貴。那一刻,我對他的懷疑更深了,小潔是個對錢沒什么概念的孩子,她不會因為這種事和丈夫吵架。”

  31日晚11點30分,小潔父母在小潔三叔等5名親友的陪同下與女婿一起啟程前往泰國普吉,行李里裝著為女兒帶的壽衣。

  11月1日凌晨到達普吉后,小潔三叔找機會避開小潔父親夫婦和張軼凡,對其他人說出了自己的懷疑,“我說我覺得小潔八成是張軼凡害死的,讓大家盯緊了張軼凡,不敢讓我二哥兩口子知道,是怕他們情緒失控打草驚蛇。”

  酒店分配房間時,小潔三叔將張軼凡分到了自己的房間,張軼凡進屋放下東西旋即出門,隨后便有人來喊他,說張軼凡沖進了岳父母的房間并反鎖了房門,小潔三叔趕到兄嫂房間外時聽到二嫂在屋內哭喊:“沒有用!沒有用!多少錢也換不來我的孩子!”

  此刻小潔三叔已認定張軼凡就是兇手,為防止張軼凡畏罪自殺,他迅速將原本在7樓的房間調換到2樓,并叮囑所有人穩住張軼凡。

  認尸前說出1700萬保險,尸體大片青紫、指甲斷裂

  小潔父親告訴記者,張軼凡進入他們的房間后就跪下了,他對岳父母坦白自己打了妻子,但否認殺害了妻子,而后提到了保險,“張軼凡說,孩子以后讓姥姥看,他爸爸身體不好,媽媽也不適合看,還說他爸爸罵他為了錢喪心病狂,他說他不回去了,就在普吉陪小潔,他說他買了1700萬的保險,讓我們拿這些錢撫養笑笑。”

  1700萬的保額沒有在小潔父親夫妻心里激起絲毫漣漪,反倒是張軼凡鎖門下跪后的一番話,讓小潔父親也開始懷疑女兒死于女婿之手。

  天亮后,一行人前往巴東醫院,尸袋拉開的那一刻,小潔父親什么都明白了。

  女兒的身上有許多處明顯外傷,右肋有大片淤青,更加慘不忍睹的是,小潔的多個手指指甲折斷,小潔父親想不出,從小性格溫和的女兒究竟經歷了什么才會弄成這樣。

  小潔母親抱著女兒的尸體情緒徹底失控,她大喊著不讓任何人靠近,而后一遍遍對女兒說“媽媽親親,媽媽抱抱,你怎么走了就不回來了。”當所有人失聲痛哭時,小潔三叔仍未放松對張軼凡的警惕,他看到張軼凡也伏在小潔的腳邊流下眼淚。

  認尸后,小潔三叔對張軼凡說,他們應該去警局報案,向酒店索賠,張軼凡表示同意。泰國時間11月1日下午2點多,一行人來到酒店屬地的卡馬拉警局報案,警察為張軼凡和小潔母親做了筆錄,做完筆錄后,小潔母親出來了,張軼凡被扣留。

  凌晨供認殺妻,只因“不想過了”

  1個多小時后,脫光上身的張軼凡被警察帶進一間玻璃屋子,這時小潔的家人才看清,張軼凡的右臂上全是傷。半小時后,張軼凡跟隨警察走出玻璃房,小潔三叔問他去哪,張軼凡對著小潔父親說:“爸,我和警察去趟小潔醫院。”

  自事發以來,張軼凡始終表現得很鎮靜,但那一刻看著張軼凡的臉,小潔三叔第一次懷疑了自己,“我想,難道他不是兇手?不然怎么這么淡定?”

  傍晚,張軼凡被帶回警局,許多警察也陸續來到卡馬拉警局,小潔三叔在泰國的朋友告訴他,泰國的警察分工很細,分管不同的領域,但他們都為這一個案子趕來了,其中不乏高階警官,足見案件影響之大。警方對死者家屬表示,當天酒店報警后,警方已懷疑到張軼凡,只是再找他時,他已回國。

  審訊的過程持續了數個小時,期間小潔父親兩次前往審訊室打聽消息,“那屋子大約二三十平米,中間一個大長條桌子,桌上擺著一溜咖啡,一大屋子警察審他一個人。”他又看了看張軼凡,“還是那樣。”

  泰國時間11月2日0點40分左右,警察突然對死者家屬喊道:“他承認了!快過來!”聽到這個消息,小潔父母哭著奔向審訊室。認了罪的張軼凡依舊面無表情,小潔父親質問他:“你為什么殺小潔?”張軼凡答:“不想過了。”小潔母親問:“不想過了就離婚啊!為什么要殺死小潔!”張軼凡未作回答。

  尸檢報告還原案發經過

  11月3日,小潔家人前往事發的帕瑞莎酒店,想看一看案發現場。這是一家建在懸崖邊的酒店,以私密性著稱,房間多為面朝大海的獨立別墅,且別墅之間相隔很遠。酒店負責人表示,案發的房間已住進了新的客人,他們不能進入,但酒店幫小潔家人聯系了警方,警察給家屬播放了一段前一日張軼凡為警方現場還原案發經過的視頻。“一名警員扮演小潔,視頻開始時張軼凡穿著肥大的短褲站在水里,捂著替身警員的嘴往水里摁,等到警員不再掙扎,他上岸在屋里坐了好一會兒,又下水把尸體拉到泳池邊的臺階處,并告訴警察自己于當晚8點50分撥打了前臺電話。”小潔父親說。

  11月8日,泰國法庭召開了一次聽證會,張軼凡帶著手銬腳鐐出庭,當日法官請死者家屬作了陳述,詢問了多個問題,沒有讓張軼凡發言。

  11月9日,小潔的家人回國。

  11月29日,小潔的家人拿到了泰國方面傳來的泰文尸檢報告,報告內容除令家人再次肝腸寸斷外,還展示了另一段案發經過。

  尸檢報告顯示,小潔兩側手臂、胸部、肩部有多處傷口、淤青,兩邊眼膜有出血點,頭皮有好幾處淤青,脖子肌肉兩邊有淤青,兩邊胸口部肌肉有淤青,第5根肋骨折斷,腹內有出血,肝有淤青并撕斷,脾及腎兩邊有瘀血,可查驗死因為“溺水”。小潔的家人懷疑,小潔死前遭受了嚴重的毆打,而后才被扔進泳池溺水身亡。

  被子里找到巨額保單,總保額或超3300萬

  11月3日,小潔家人致電國內親屬,請求幫助尋找張軼凡所說的巨額保單,以便盡快作為證據提交給泰國警方。

  11月4日,小潔的親屬和張軼凡的父親一起前往小潔和張軼凡自己的家尋找保單,當大家到處翻找毫無頭緒時,張軼凡的父親從衣柜里一床沒怎么蓋過的婚被里找到了4份保單,全部為壽險,包括一份陽光保險集團合同,購買于2018年9月22日,保額666萬元,一份太平洋保險合同,購買于2018年9月6日,保險金額100萬元,一份同方全球人壽合同,保額800萬元,購買于2018年9月5日,還有一份復興保德信合同,保額150萬元,購買于2018年6月20日。

  4份保單的投保人均為張軼凡,被保險人均為小潔,被保險人身故受益人均為張軼凡一人。也就是說,如果小潔在符合保險合同條款的情況下身亡,張軼凡僅憑這4份保單就可以獲得總計1716萬的賠償。

  小潔的家人懷疑小潔并不知道這些保單的存在,因為保單需要被保險人簽名,而3份有簽名的保單上,被保險人簽名都與小潔的字跡有差異,其中一份更是差異巨大,小潔母親看過另兩份保單的簽名后認為,字跡雖有相似,但也不是女兒親筆。

  隨4份保單一起被發現的,還有幾張張軼凡記錄的投保信息,一張手寫記錄顯示,他很可能還購買了5份壽險,均為本人投保,保額總計450萬元,受益人為“法定”,法定受益人指被保險人未指定受益人,由其法定繼承人受益,張軼凡作為配偶,為第一順序繼承人。

  另一張打印明細上記錄了12個保險產品,也全部為壽險,有10家產品的后面做了勾選,保額總計1010萬,而這張紙“保額”一項的最下方也寫著“1010萬”。兩份記錄中有個別產品疑似重復,所列保險有的為在線投保產品,有的為外地保險公司產品。

  小潔的家人告訴記者,警方正在調查這些保單,已核實11份總部在京津兩地的保險公司的保單,其余保單的總部分設在珠海、上海、貴州、山東等地。

  張軼凡曾向小潔家人提起,他最后購買的是一份華夏保險,目前這份保單已被查到,受益人為法定人,保額為500萬元。

  如果張軼凡確實購買了手寫明細和打印明細中被勾選的壽險,除疑似重復項,加上實體保單和剛被查實的華夏保險,張軼凡總計購買壽險達18份,保額共計3326萬。

  而這可能仍不是全部。

  這兩日,小潔家人又在張軼凡的電腦里查到兩條記錄,疑為其通過支付寶平臺購買的平安、泰康兩家公司的綜合意外險,保額均為50萬,受益人同樣為“法定”。

  是否還有其他保單,目前尚不確定。

  電腦存158G色情視頻,信用卡賬單信息量巨大

  看著這些保單,小潔的家人毛骨悚然,張軼凡瘋狂購買壽險,所有人竟毫不知情。

  此外,在赴泰處理小潔后事的過程中,小潔母親還發現,張軼凡總是隨身背著一個黑色小包,從不離手,也從不讓別人幫他拿機票護照。被警局扣押后,警方將張軼凡的個人物品轉交給小潔父母,小潔母親終于有機會打開這個黑色小包,發現里面裝著張軼凡和妻女的護照、戶口本、結婚證、錢包以及約4萬元現金。

  事發后,小潔家人最困惑的是張軼凡的殺人動機,如果是為了錢似乎有些說不過去,畢竟兩方老人一直在全力補貼他們的生活,直到他們打開了張軼凡的電腦,調取了他的消費記錄,才發現了他生活的另一面。

  在普吉島的酒店里,張軼凡向岳父母坦白他已從銀行辭職,但小潔父母向張軼凡的前同事打聽后才知道,張軼凡是在結婚后不久就辭了職。

  婚后近2年的時間里,除短暫入職過一家保險公司外,張軼凡很可能都處于無業狀態,但他每天正常上下班,以至于和他共同生活了近一年的岳父岳母都沒有察覺到異常。“我們覺得小潔是知道的,但替他隱瞞了。”小潔的母親說。

  那時的張軼凡每天在做些什么尚無從知曉,但他頹廢而揮霍的生活從電腦存儲和信用卡賬單中可見一斑。

  小潔的表哥在張軼凡的臺式機里發現了共計158個G的色情視頻,并發現他購買過線上色情服務,電腦里存有一些裸聊截圖。

  小潔的家人從銀行調取了張軼凡持有的廣發銀行信用卡和交通銀行信用卡的部分消費記錄。廣發銀行信用卡消費記錄顯示,張軼凡大筆的錢都付給了繁星直播商城和酷狗計算機科技有限公司,兩家實為同一直播平臺,所付費用疑用于為打賞主播。

  已有消費記錄顯示,從今年7月中旬開始,張軼凡每次給直播平臺的支付金額從兩三百元升至千元,并開始出現單次萬元的消費。據不完全統計,8月張軼凡支付給直播平臺35000元,其中8月20日單筆支付10000元,當月他還為這張信用卡還款至少2萬元,而交通銀行信用卡賬單顯示他8月27日應還款16822元。

  9月,張軼凡用廣發銀行信用卡向直播平臺付款至少63600元,其中5次為單筆支付10000元。交通銀行信用卡消費記錄顯示,張軼凡9月21日有3筆大額消費,總計130000元,消費地點為一家玉器店,張軼凡把這三筆消費都做了24個月的分期付款。9月正是張軼凡集中買保險的時間,其中那份保額666萬的陽光壽險生效日期為9月22日,保險費為9萬余元。

  張軼凡還曾在酒店和奢侈品店消費。

  8月7日,張軼凡在路易威登消費13700元,8月18日,張軼凡在本市一家四星級酒店消費1000元,10月9日,張軼凡在福州一家化妝品店消費1577元,10月10日,張軼凡在福州一家希爾頓酒店消費2565.2元。

  張軼凡10月的福州之行,小潔母親是知道的,張軼凡告訴岳母,單位組織去北京學習。沒想到是去了福州。

  張軼凡朋友不多,僅有幾個關系還算可以的同學,面對同學時,他的說辭總是在變。“他的一個同學說,張軼凡告訴他他在做投標,港務局一年給他一單生意,能掙十幾萬。另一個同學說,張軼凡告訴他他在做勞保用品生意。”小潔母親說。

  百萬財產去向不明 微信記錄疑被刪除

  小潔和張軼凡是經朋友介紹認識的,相識半年后結婚并很快有了孩子。家人對張軼凡的評價是,老實,有點邋遢,但很疼人。小潔懷孕期間,張軼凡時常端著水杯跟在小潔身后說“潔,喝點水吧。”那個場景,很多人都看見過。孩子出生后,張軼凡看起來對孩子也很上心。

  小潔結婚時,父母給女兒陪嫁了一套房子,外加80萬現金。日常生活中,兩方老人也總是盡力幫襯小兩口,不讓他們承受經濟的壓力。

  今年3月,張軼凡提出再買一套房,為了獲得首套資格和小潔辦理了離婚,小潔母親知道后讓他們趕緊復婚,并拿出60萬元予以資助,加上張軼凡父親拿出的100來萬,本已夠付全款。

  事發后,張軼凡的父親找到了這套房子的購房合同,發現張軼凡購房時還是貸了67萬元,本應用于購房的67萬元不知去向。小潔家人調查發現,結婚時陪嫁的80萬也不知去向,張軼凡的信用卡里還欠著不少錢。

  這些事小潔是否知道?家人認為,小潔很可能不知道,因為家里的錢應該是由張軼凡管理的。“張軼凡抓錢抓得挺緊的,小潔跟我提過,說從張軼凡手里要點錢很難。他看起來挺寵小潔,其實他們家應該是他決定所有事。我們這些兄弟姐妹經常聚會,大家輪流結賬,出事后大家回想才發現,每次去結賬的都是張軼凡而不是小潔,我們不讓他掏,他就真的不掏了,他一次賬都沒結過。”小潔的表哥說。

  但這些并未影響小潔對丈夫的感情,她對張軼凡始終一心一意。

  小潔同學回憶,結婚前,張軼凡發過一次脾氣,將手機和汽車擋風玻璃都砸了,她當時就勸小潔再考慮一下,但小潔卻做了自我檢討。婚后小潔對丈夫充滿愛意,她給張軼凡做了卡通貼紙照片,給他設置了甜蜜的微信昵稱,還曾對表哥說,她覺得張軼凡看起來很可愛。女兒出生后,小潔更是將全部的心思放在孩子身上。她一直沉浸在家庭生活的幸福之中,對枕邊人沒有過半點懷疑。

  小潔的手機現由父母保管,微信聊天記錄顯示,張軼凡10月28日晚離開了酒店,29日凌晨0點35分,他給妻子發來了一段行車視頻,還有妻子讓他買的水果和水的照片。凌晨1點49分,他給妻子發來一首歌,此后二人再無對話。小潔的家人很想知道,在人生地不熟的泰國,張軼凡這段時間出去做了什么,見了什么人。

  記者查看小潔手機發現,她與丈夫的微信聊天記錄只保留到10月20日,兩人在商量辦理簽證,挑選酒店。小潔推薦的部分酒店被張軼凡采納,但案發的帕瑞沙酒店沒有出現在二人的對話中。

  死者家屬希望將嫌疑人引渡回國

  據媒體報道,泰國于今年6月對一名26歲的死刑犯執行了死刑,這是泰國9年來首次執行死刑。張軼凡目前羈押在泰國,如果在泰國受審,他可能很難被判處死刑。“泰國有去死刑化的趨勢,如在泰受審,僅就暴力殺妻這個情節,根據泰國法律,很難被判處死刑并執行,如果加上中國方面提供的證據,比如可查實有巨額騙保等行為時,判處極刑的可能性會加大,但兩國間的證據交換存在復雜的認定手續。”北京市中聞律師所泰中法律研究中心主任楊青春律師說。

  基于這一情況,小潔的父母非常希望將張軼凡引渡回國受審,對此楊律師表示,中國從泰國引渡犯罪嫌疑人回國受審或引渡罪犯是有先例的,多為輕刑犯罪,這樣的重刑犯罪辦理起來手續可能會比較復雜。另外,中國方面也可能對保險詐騙罪立案偵查,提起公訴并進行判決。國內和泰國兩個案件很可能會相互影響并深刻關聯,如何恰當處理,不僅是對兩國司法部門和律師的考驗,對受害方和加害方的親人也是重大考驗。

  根據程序,引渡的前提是需要國內警方予以立案,但國內屬地派出所表示,因嫌疑人不在國內,案發現場也不在國內,他們無法以故意殺人立案,最終以死者父親被詐騙為由立案,12月3日,小潔的父母從派出所拿到了立案告知書。

  京衡律師上海事務所高級合伙人、知名刑辯律師鄧學平表示,只要有證據,國內也可以以故意殺人罪立案。當然,如果警方認為現在還不能立故意殺人案,也可先以詐騙罪立案將嫌疑人引渡回國,然后再根據證據情況,決定后續是否可以追究故意殺人罪的責任,“一般來說,此類犯罪在國內的量刑應該會比泰國重,如果可以證實是蓄意殺人,手段殘忍,很可能會被判處死刑。”

  三個家庭的破碎

  每一宗命案的背后都是若干個家庭的破碎,女兒出事后,小潔父親始終食欲不振,在家人的勸說下一頓飯也只能吃下一小碗面條,一個月瘦了20斤,小潔母親出事前在家族經營的飯店里工作,是盯后廚的一把好手,女兒出事后,她魂不守舍,后廚的水竟然開了一夜沒關。

  對于張軼凡的父親來說,日子同樣是痛苦的。兒子兒媳結婚后和他同住了很長一段時間,他每天看著兩人一起上下班,從來沒有吵過架,覺得小兩口的感情特別好。當他得知兒子早已辭了職、挪用了購房款、每月有巨額花銷時,他也深感意外,他很認可小潔這個兒媳,想不通兒子為什么能做出這種事。

  最令人心疼的是小潔的女兒笑笑,這個1歲多的小姑娘原本性格開朗,表達能力強,懂得的事情之多常令成年人感到驚訝,但在事發后,笑笑性格大變,白天經常愣神,夜里總是哭醒,每次都一邊哭一邊喊“害怕”。

  從前笑笑和媽媽最親,到了晚上只找媽媽,但在小潔遇害后,笑笑一次都沒再提過找媽媽。大人們都不敢相信1歲多的孩子能明白什么是死亡,于是反復試探笑笑,小潔母親找各種機會誘導笑笑說出“爸爸媽媽”,每到此時,笑笑都瞬間沉默。

  張軼凡10月29日凌晨1點49分發給小潔的歌曲鏈接來自酷狗音樂,歌名《囧架架》,歌詞的第一句是“有沒有人一起赴終老的約,時光也許會因此停歇”。

  約19個小時后,張軼凡親手殺害了一心想和他赴終老之約的妻子。

  (作者:顧明君 來源:津云新聞)

 
 
 

子夜星網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
 
  

世界菠菜公司评级排名 讷河市| 河西区| 大同县| 石城县| 酒泉市| 侯马市| 门源| 昭苏县| 乐平市| 自贡市| 娱乐| 遵义市| 平塘县| 高密市| 房产| 北宁市| 台前县| 开江县| 黄浦区| 三都| 苍山县| 民乐县| 宜都市| 博野县| 台南县| 望谟县| 泰来县| 若尔盖县| 汝阳县| 江西省| 贡觉县| 读书| 麦盖提县| 榆林市| 衡东县| 绥江县| 沙湾县| 安陆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