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子夜卷宗 >> 子夜文集 >> 《資治通鑒》摘譯:谷永說漢成帝


 
 
 

《資治通鑒》摘譯

谷永說漢成帝


原著/〔西漢〕司馬光 譯注/璞如子 2017年04月24日 子夜星網站

 
  【原文】

  是時,上以無繼嗣,頗好鬼神、方術之屬,上書言祭祀方術得待詔者甚眾,祠祭費用頗多①。谷永說上曰②:“臣聞明于天地之性,不可惑以神怪;知萬物之情,不可罔以非類③。諸背仁義之正道,不遵《五經》之法言,而盛稱奇怪鬼神,廣崇祭祀之方,求報無福之祠④。及言世有仙人,服食不終之藥,遙興輕舉,黃冶變化之術者,皆奸人惑眾⑤!挾左道,懷詐偽,以欺罔世主⑥。聽其言,洋洋滿耳,若將可遇;求之,蕩蕩如系風捕景,終不可得⑦。是以明王距而不聽,圣人絕而不語⑧。昔秦始皇使徐福發男女入海求神采藥,因逃不還,天下怨恨。漢興,新垣平、齊人少翁、公孫卿、欒大等皆以術窮詐得,誅夷伏辜⑨。唯陛下距絕此類,毋令奸人有以窺朝者!⑩”

  上善其言。

  【譯文】

  當時,漢成帝由于未能生育兒女,很是拿鬼神、方術之類學說當回事,給皇帝上書談祭祀、方術之事而等待召見的人甚多,祠廟祭祀的費用也相當的大。光祿大夫谷永在勸說皇上的奏文中道:“臣聽說,明白于‘天地之性,惟人為貴’的道理,就不可受到神怪之說的迷惑;知道“唯人萬物之靈”的道理,就不可被異類之說所蒙蔽。那些背逆仁義正道而行的人,不尊從《五經》的法理之言,而盛談稀奇古怪的鬼神故事,廣泛推崇祭祀方術,乞求獲報于無福可言的祠廟。至于講什么世上有仙人,服食長生不老之藥,飄身飛升,以及煉丹砂化變黃金之術,全都是奸邪之人在迷惑民眾!他們挾帶著邪門歪道,懷藏著弄虛作假的欺詐之心,以欺蒙當世君主。聽他們說的,滔滔不絕于耳,好像是可遇可求一般;若求起真來,卻渺渺茫茫如捕風捉影,終究什么也得不到。因而對于神鬼之事,明智之君拒而不聽,圣人避而不談。昔日,秦始皇派徐福載運童男童女到東海求神采藥,徐福趁機逃去不再回來,致天下人怨恨。漢朝興建后,新垣平、齊人李少翁、公孫卿、欒大等人,都因為欺詐牟利的鬼把戲玩不下去了,遭到誅殺或治罪。希望陛下拒絕此類玩弄虛妄之說的人,勿使奸邪之人借機獲取刺探朝廷的機會。”

  皇上贊同谷永的建議。

  【注釋】

  此文摘錄于《資治通鑒》卷三十一·漢紀二十三,標題為譯注者自擬。
  ①上:特指皇上。 繼嗣:此指子女。 頗:較為,很是,相當的。 方術:方士求仙、煉丹之術。 待詔:等待皇上詔命,等待召見。
  ②谷永:原為涼州刺史。漢成帝永始二年,到京師述職時,在皇太后、皇舅的支持下用激烈的言辭給皇上進言,第二年谷永被召做太中大夫,升任光祿大夫,加官給事中。 說[shuì]:勸說。
  ③天地之性:此指天地間造化之理,即大自然之理,非獨指天、地的各自特性。谷永在此想表達的,是孔子說的那句:“天地之性,惟人為貴。(《孝經·圣治》章第九)”因為當時朝廷內包括皇上在內的文人都知道這句話,所以谷永沒必要把原話說全,而今人則不同,翻譯時不說全,人們就不容易理解。
   萬物之情:此指世間萬物的情況。谷永在此想表達的,是《尚書·泰誓上》中的那句:“惟天地萬物父母,惟人萬物之靈。”強調世間萬物之中唯有人是最有靈性的。 罔[wǎng]:通“惘”,迷惑,蒙蔽。
  ④諸:眾,許多。此指“諸多……人”、“那些……人”。《五經》:儒家經典,即《詩經》《尚書》《禮記》《周易》《春秋》,簡稱為“詩、書、禮、易、春秋”。 廣崇:到處推崇,廣泛推崇。
  ⑤及:及至,至于。 遙:遠。另有釋義為“飄飖”;興:起。輕舉:輕身飛升。意為成仙得道之后會飄身飛升。
  ⑥左道:非正道,邪門歪道。古以左為非正。 詐偽:欺詐、作偽。 欺罔:欺蒙,蒙騙。 世主:當世君主。
  ⑦洋洋:意同“滔滔”,喻言語之多。 若將:若,如同、好像;將,助詞。 蕩蕩:空空。 系[]:拴系,捆扎。 景[yǐng]:同“影”。
  ⑧是以:因而,所以。 明王:圣明的君王。 距:遠而距之。意為不靠近、不接受。又同“拒”,下面的“距絕”,即“拒絕”。絕:斷絕,隔絕,避開。 圣人絕而不語:說的是“子不語怪力亂神”,孔子不談怪異之力及亂七八糟的鬼神之事。所謂“怪力”,用今人話說,即超自然之力。有人將“怪力亂神”分拆作四個概念釋義,不正確。
  ⑨新垣平:西漢文帝時方士,自稱有“望氣”預見之功,深得漢文帝封賞,后被人揭穿騙局,被誅滅三族。 少翁:即李少翁,齊地淄博人,自稱會召喚鬼神、驅趕惡鬼,被漢武帝封為文成將軍,后因作假被識破,處死。 公孫卿:齊地人,西漢武帝時方士,自稱見到了神仙。以神人大腳印來哄騙漢武帝,險些被殺。 欒大:西漢武帝時方士,身材高大俊美,與李少翁拜同一個老師學習方術。經過樂成侯丁義推薦,漢武帝以為能通神,封他為樂通侯,佩六印,貴振天下。后因方術用盡,沒有什么效驗,被漢武帝殺掉。推薦人樂成侯丁義也被處死,除國。
  ⑩唯:想,希望。 距絕:即拒絕。 者:語氣詞。


  【譯注隨筆】

  處于民智尚還蒙鈍的古代,不知雷電為何物,曖昧于日月盈虧及四季變化之理,更以為隕星、地震、瘟疫、生死等現象是天人之間感應、是冥冥中安排的事,因而人們往往容易受到鬼神之說的困惑。后人沿襲前人的朦朧之說,又無不夾雜自己的或是好事之徒的附會與杜撰,就演繹出了一脈鬼神文化。然而,古代的奴隸制社會或封建制社會的上層建筑,恰是運行這一鬼神文化的第一大系統。

  沿襲了秦楚的鬼神文化的漢朝,自漢高祖即位,無一帝王不迷信鬼神,且在漢武帝時代推至頂峰:祭天、祭地、祭五帝,為朝廷三大祭祀主題,“郊祀”規模及其制度、程序的完備已是史無前例。又當王公貴族死了,往往要搜羅大批奇珍異寶作陪葬,正如西漢御史大夫貢禹所謂“皆虛地上以實地下”。此外,“人殉”現象依然存在,比如漢景帝劉啟、漢繆王劉元等,無不附會于“死而有知”“事死如事生”之說。漢武帝死后雖未采用“人殉”,卻幽禁其所有后宮嬪妾于陵園之內作陪陵,亦無不殘忍而且荒謬。正由于帝王之家信奉堪輿之術、鬼神之說,一批故弄玄虛的方士以及善于玩弄異端邪說的奸巧之徒應運而生。這些人不但因中取利,誤導朝政,還致使朝廷大肆鋪張,勞民傷財,實在禍國殃民!光祿大夫谷永勸說漢成帝的那段奏文,正是對此荒謬現象的揭示與批駁。

  文中講:對于鬼神之事,“明王距而不聽,圣人絕而不語。”前者不過是谷永的向往,后者說的是“子不語怪力亂神”。有人問,孔子何以“不語”?既“不語”,何又對“祭典”之事恭謹有加呢?其實在孔子看來:“祭如在,祭神如神在。”講的是虔敬故人之德,感念天地之義,欲天下人循于禮、歸于秩序、存敬畏之心,而并非效命于虛妄之說。子貢曾問孔子:人死后是否有知?孔子答道:“吾欲言死之有知,將恐孝子順孫妨生以送死;吾欲言死之無知,將恐不孝之子棄其親而不葬。①”由此,“子不語”之意就明白了。孔子不屑于說破鬼神,或因鬼神之說對當時尚有收斂人心之用,因而自己只能說“敬鬼神而遠之”。

  長生不老,成仙得道,為古今之人所夢寐以求,但聞一線希望,哪怕是騙子編造出來蒙人的東西,只要編弄得巧,無不趨之若鶩。且不說愚昧之態,如今竟仍有人以為鬼神文化可以警世勵民、凈化人心,就純屬無稽之談了!歷史上多少虛妄的神權之下堆砌著被奴役者的累累白骨?有多少披著宗教外衣的“神棍”們懷藏叛逆之心在行傷天害理之事?筆者也見慣了求簽打卦、拜佛誦經的貪官與奸商們,也見慣了開著豪車大發香火之財的僧尼與大師們。

  切記,從古至今能看破鬼神之虛妄者,并非僅有坦蕩的正人君子。某些裝神弄鬼、以“法王”“大師”自居者,或本就是名利陰險之徒,最是缺少慈悲之心的離經叛道者!正因為他們也能看破,才敢于借鬼神等虛妄之說來聚斂不義之財,或肇事惑眾,肆行不軌。

  (璞如子 2017年04月24日)


  -----------------
  注①:見《孔子家語》。意為:“我想說死后有知,將恐怕孝子賢孫不顧生者而去專注發送死去的親人;我想說死后無知,將恐怕不肖子孫拋棄其死去的親人而不葬。”
 
  


 

  
子夜星網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

 
 
  

世界菠菜公司评级排名 贵溪市| 上犹县| 云林县| 乐都县| 达州市| 周至县| 元朗区| 巩义市| 杨浦区| 班戈县| 四会市| 扎赉特旗| 富阳市| 麦盖提县| 油尖旺区| 宁城县| 海阳市| 休宁县| 娱乐| 兖州市| 锦州市| 新竹县| 外汇| 乾安县| 昭觉县| 平湖市| 山东| 缙云县| 霍林郭勒市| 南平市| 通榆县| 都安| 龙陵县| 寿光市| 武夷山市| 侯马市| 新郑市| 堆龙德庆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