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 子夜卷宗 >> 子夜文集 >> 關于古文翻譯中的直譯

  
  

 

關于古文翻譯中的直譯


文/璞如子 2010年7月7日
  

 
  古文翻譯,首當直譯。但古文中某些句式及言辭表述習慣往往與今代有別,甚至有些用詞及其表述方式上只能會意,卻無法于今代習慣的漢語詞匯中對應定位。若此時一味死板地追求一詞一句上的直譯,反倒差之千里,且詰屈謷牙,大折原文之光彩。故而,古文翻譯靈活性地貼切原意,同時也要貼近原文口氣,尤為重要。

  比如劉基《賣柑者言》:“孰不巍巍乎可畏,赫赫乎可象也?”這里的“可畏”“可象”,是來自典籍中的詞語,其中“可象”,通指可以描述的形狀、形貌及儀表形態。如朱熹《大學章句集注〔右傳之二章·釋新民〕》:“威,可畏也。儀,可象也。”“可象”,在朱熹的句子中則是可令人景仰的“儀態模式”之象,而在劉基的句子中則是帶有諷刺色彩的“裝模作樣”之象。如果按照“可象”的本義直譯,就有違劉基《賣柑者言》的本意,反倒把原句中已表達出來的意思給弄沒了。如果再向《易經》《老子》中的“象”探究過深,則更是南轅北轍,愈發不著邊際了。故而《賣柑者言》中的“可象”,譯成“有模有樣”足矣。

  再如,《資治通鑒》卷二十八,匡衡給漢元帝上疏中有句“夫朝廷者,天下之楨幹也”。這個“楨幹”是什么?是筑城模具,類似于今天打水泥墩子用的夾板模具,它約束著制件的標準和形狀。這句又如何按原意直譯得妥帖呢?做不到,只好意譯。我們理解了“楨幹”一詞的關鍵含義,再結合后面的句子含義,便可將該句譯成“作為朝廷,如筑城的模具一般規范著天下。”本意即當如此。

  再如,“天下為一,約縱連橫。”這里的“縱”與“橫”二字的意思,在古人那里已是很明確的了,可今代詞匯卻很難在譯文中簡要地再現其具體含義。即便譯文中保留“縱橫”二字,而按當代理解習慣,仍然有失原意。此時,就不要刻意直譯了,譯文上但求與現代表述習慣的道理相通就行了。如“約縱連橫”可譯成:“爭取可以聯合的各國力量。”但在給學生講授“縱橫”二字時,就不能忽略引經據典了;要向學生講明:縱與橫,是戰國時期以地理格局描述的軍事對抗態勢。

  還有一種情況,古文里一些特定語法詞語,往往與其組合詞的詞義不盡相同。如“不得而知”,這和英文中的“by the way”詞語情況差不多,若死板地字面直譯,非鬧出笑話不可。記得中學時,一位語文老師就把“不得而知”,直譯成“我不去求得而且知道”,著實令我這個學生都感到別扭。

  關于譯注古文里帶有典故性質的詞語或成語問題,我認為對于比較生澀的典故詞語,有必要采用概括性的手法來意譯。但類似“鷸蚌相爭”“南轅北轍”“三從四德”“陰陽五行”等今人已經耳熟能詳的典故和成語,大可原句保留,不必再譯。這就又涉及到譯注古文詞句時,應該譯注到什么程度的問題。總覺得,譯到今人(或學生)能理解的程度即可,不要像講解語言演變過程一樣,循環往復地不厭其煩。

  學習古文,以掌握文言語法知識為基礎,精攻名卷,廣泛閱覽,便可觸類旁通。譯文,以參透古文原意為前提,力求直譯,但無須刻板拘泥、一成不變;靈活地貼切原意、貼近作者口氣,才是至關重要。譯文是給當代人看的,因此,在對古文直譯時,諧順今人理解習慣,亦當用心。最后形成的譯文,應該屬于文學范疇,尤其是面對廣大讀者的時候,譯文的語言章法也要講究得體,這與課堂上老師講解給學生的直白的語言是有區別的。
 
  〔璞如子 2010.07.07 〕
 
 


  
子夜星網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
  

   世界菠菜公司评级排名 罗江县| 普安县| 东丰县| 得荣县| 虎林市| 屏南县| 兴安盟| 永清县| 长顺县| 色达县| 岫岩| 汪清县| 巴塘县| 洱源县| 镇康县| 井陉县| 从江县| 东乌珠穆沁旗| 田东县| 贵溪市| 德清县| 宾川县| 精河县| 娱乐| 靖远县| 镶黄旗| 原阳县| 宝丰县| 三河市| 岢岚县| 缙云县| 武威市| 揭东县| 伽师县| 平潭县| 西畴县| 元氏县| 绍兴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