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子夜卷宗 >> 子夜文集 >> 古文譯注:吊古戰場文〔唐·李華〕


 
 
 

李華《吊古戰場文》·譯注

原文/[唐]李華 譯注/璞如子 子夜星網站

 

  


  〔譯注隨筆〕  此文為唐代開元進士、吏部員外郎李華所撰。作者借“吊古戰場”之義,描述了戎邊征役之苦,控訴了戰爭的血腥與殘酷及其給百姓所帶來的莫大哀痛。并以“法重心駭,威尊命賤”一句,表露出對驕恣的帝王及權貴們忽視士卒生命的憤慨。又以“蒼蒼蒸民,誰無父母”諸問,曉以生命之珍貴,哪一位士卒不是親情血肉之軀?后面的“生也何恩?殺之何咎?”一句,問得頗為尖銳,堪稱代言天下之問,對唐玄宗開元后期濫事征伐不無影射。
 
  通篇看來,作者并不抵觸正義的戰爭,唯不屑于非“仁義”之戰、得不償失之戰,以及由傲慢輕敵的愚蠢將帥所指揮的“期門受戰”。于是,將史上幾例著名戰役相鑒較,指出用兵之道首先在于“用人”,“豈在多乎?”正所謂“將帥無能,累死千軍”,是其道理。尤其最后一句引典──“守在四夷”,更為發人深省,顯然是直接針對好戰帝王的誡告。
 
  《吊古戰場文》為唐代盛行的駢體文式,字句簡要,節奏鮮明,如詩如歌,朗朗上口,凸顯作者的筆墨功夫。今人讀之,既有反思之用,亦于修文之上不無借鑒,故而推薦一閱。茲借兩日夜之余,試將全文譯注如另頁,聊供佐讀。 〔2012.5.12〕
  

  

  
  【譯文】

  如此浩漫啊!平沙無際,空曠而不見人煙。河水縈繞如裙帶,群山交疊而錯亂。黯然之景隱約著凄慘,正值悲風拂掃著黃昏。蓬蒿摧折,荒草枯敗,冷森森如若霜寒之晨。鳥兒高飛而不落,離群之獸在匆匆遠奔。當地亭長告訴我:“這就是古戰場之地,常常有三軍覆沒。往往有鬼哭的聲音,在天陰的時候可聞。”好不令人傷心啊!那等慘烈是發生在秦代?漢代?還是近代之間?

  我聽說,齊國、魏國征役守疆,以及楚國、韓國召兵到邊塞,要奔走萬里之遙,連年暴露于野外。清晨在沙漠野草中牧馬,夜晚在冰河中趟渡。可謂地闊天遠,不知何處是歸鄉之路。士兵們終日在刀鋒上度日,煩悶郁結又能向誰傾訴?秦漢以來,四方邊土戰事不斷,中原內地也因巨大耗損而衰困,哪一朝代都不曾安頓。古時稱說,無論外夷還是華夏之內,都不和帝王之師抗衡。后來不再宣揚仁義禮教,武將們就往往師出無名。以巧取豪奪出兵有悖于仁義之理,“圣王之道”因過于空泛高遠而不被奉行。

  我想像那──北風吹蕩著沙漠之際,胡兵趁著有利時機來攻擊。由于主將輕敵傲慢,待到敵人攻到營門前才倉促應戰。原野豎立著胡人的旗影,平川上迂回著裝備精良的敵兵。軍法無情讓士卒心驚膽寒,權威至尊而士卒的命卻不值一文。鋒利的箭頭穿透骨肉,狂沙撲入中原士兵的臉面。來敵和守兵相互搏殺,山川震撼使人頭暈目眩。吼殺聲幾乎令江河分流,摧毀之勢有如雷霆閃電。再說那萬物不生、陰寒封凍之季,在這冰霜凜冽的海疆僻地,積雪沒膝,堅冰凍上胡須,連兇猛的禽鳥都躲進了巢穴里;戰馬猶豫不前,征衣保不住溫暖,中原士兵手指凍掉、皮膚皴裂肉綻。值此苦寒季節氣候,恰如老天借方便讓胡兵變得強悍。憑借這一殺氣,胡兵以優勢相剿殺屠戮,中途劫獲糧草供給,攔腰攻擊軍隊士卒。都尉剛剛降敵,將軍又沙場捐軀;尸體堆填在空闊的港岸,鮮血淌滿長城的孔穴縫隙。無分尊貴與卑賤,一同化為枯骨滿地……。此情此景怎能用語言盡述呢?

  鼓聲衰弱了力已疲,箭已射盡弦已絕。白刃肉搏中寶刀斷,兩軍纏斗把生死決。投降嗎?終身為胡人做奴役。再戰嗎?無非棄尸暴骨于沙石里。鳥無聲息山寂寂,冷夜正長風凄凄。魂魄糾結天沉沉,鬼神聚集云濃密。日光射著寒氣啊沙草如頹,月色籠罩著愁苦啊霜雪凝白。──驚心而慘目,還有過于此時嗎?

  我聽說過:李牧曾率領趙國士兵萬余人,大破十萬“林胡”兵馬入侵,擴充了邊疆國土千余里,使匈奴倉皇逃奔。而漢武帝攻打匈奴時卻傾注了一國之力,致使財盡力疲。這不過是用人上有問題罷了,怎在于兵力越多越好呢?周文王驅逐西戎入侵,一直追擊到太原境內,在北方筑城完畢后,全軍完完整整地歸回。然后祭廟宴飲、記功封賞,君臣之間和睦快樂而且閑逸,真是端莊雅致無比。而秦國大舉修筑長城,直達海岸設立關守;其間揮霍了多少生命,鮮血染紅了萬里之途。再說漢朝攻擊匈奴,漠北大戰后雖取得陰山,卻也是棄尸一路,其功績難以將承受的災患彌補。

  天下蒼生啊!誰無父母?背著抱著養育子女,都唯恐他們不得長壽。又世間誰無兄弟,其情義如手如足。又世間誰無夫婦,其恩愛如賓如友。他活著,別人有何恩惠于他?被斬殺,又是何罪之有?其服役在外,或生或死,家人聽不到消息;或許有人告知不幸,也是半信半疑。親人眼中和心里都充滿著憂悶,唯能與征人相見于夢寐時分。家人擺設靈堂,灑酒祭奠,只有望向天涯海角而號哭。真是天地為之哀愁,草木為之悲楚!然而又怎能祭告得到那邊遠荒漠之地?那靈魂又怎能得其歸所而安息?戰后必將有災年出現,百姓將再次遭受流離失所之難。我為之長嘆啊!是時遇不佳嗎?是命運本該如此嗎?怎么從古至今都是如此這般?!可是又該怎么辦才好呢?還是古人說得好:有仁德的帝王,只守好自己的疆土國門!
 
  【原文】

  浩浩乎!平沙無垠,敻不見人<1>。河水縈帶,群山糾紛<2>。黯兮慘悴,風悲日曛<3>。蓬斷草枯,凜若霜晨<4>。鳥飛不下,獸鋌亡群<5>。亭長告余曰<6>:“此古戰場也,常覆三軍<7>。往往鬼哭,天陰則聞。”傷心哉!秦歟?漢歟?將近代歟<8>?

  吾聞夫齊魏徭戍,荊韓召募<9>。萬里奔走,連年暴露。沙草晨牧,河冰夜渡<10>。地闊天長,不知歸路。寄身鋒刃,腷臆誰訴<11>?秦漢而還,多事四夷;中州耗斁,無世無之<12>。古稱戎、夏,不抗王師<13>。文教失宣,武臣用奇<14>。奇兵有異于仁義,王道迂闊而莫為<15>。嗚呼噫嘻<16>!

  吾想夫北風振漠<17>,胡兵伺便<18>,主將驕敵,期門受戰<19>。野豎旄旗,川回組練<20>。法重心駭,威尊命賤<21>。利鏃穿骨,驚沙入面<22>。主客相搏,山川震眩。聲析江河,勢崩雷電<23>。至若窮陰凝閉<24>,凜冽海隅<25>,積雪沒脛,堅冰在須,鷙鳥休巢,征馬踟躕,繒纊無溫<26>,墮指裂膚。當此苦寒,天假強胡<27>。憑陵殺氣,以相翦屠<28>;徑截輜重,橫攻士卒<29>。都尉<30>新降,將軍覆沒。尸填(另作踣)巨港之岸,血滿長城之窟。無貴無賤,同為枯骨。可勝言哉<31>!

  鼓衰兮力盡,矢竭兮弦絕<32>,白刃交兮寶刀折,兩軍蹙兮生死決<33>。降矣哉?終身夷狄<34>;戰矣哉?暴骨沙礫<35>。鳥無聲兮山寂寂,夜正長兮風淅淅<36>。魂魄結兮天沉沉,鬼神聚兮云冪冪<37>。日光寒兮草短,月色苦兮霜白,傷心慘目,有如是耶<38>?

  吾聞之:牧用趙卒,大破林胡,開地千里,遁逃匈奴<39>。漢傾天下,財殫力痡<40>。任人而已,其在多乎<41>?周逐獫狁,北至太原,既城朔方,全師而還<42>。飲至策勛,和樂且閑,穆穆棣棣,君臣之間<43>。秦起長城,竟海為關;荼毒生靈,萬里朱殷<44>。漢擊匈奴,雖得陰山,枕骸遍野,功不補患<45>。

  蒼蒼蒸民<46>,誰無父母?提攜捧負,畏其不壽<47>。誰無兄弟,如足如手?誰無夫婦,如賓如友?生也何恩?殺之何咎<48>?其存其沒,家莫聞知。人或有言,將信將疑。悁悁心目,寢寐見之<49>。布奠傾觴,哭望天涯<50>。天地為愁,草木凄悲。吊祭不至,精魂何依?必有兇年,人其流離<51>。嗚呼噫嘻!時耶?命耶?從古如斯<52>!為之奈何?守在四夷。
 
  【注釋】

  <1> 浩浩:遼闊、浩漫。 夐(xiòng):深遠,曠遠。
  <2> 縈帶:像衣帶、裙帶般縈繞。 糾紛:于此形容群山的相互參差交疊。
  <3> 慘悴:亦作“慘瘁”,表示憂傷憔悴。 曛(xūn):暮,黃昏,昏暗。
  <4> 蓬:蓬蒿。 凜(lǐn)若霜晨:凄冷的感覺好像結霜的早晨。
  <5> 獸鋌亡群:鋌,快跑。 亡群:失群。
  <6> 亭長:古時十里一亭,置亭長。屬地方小吏,相當于后世的保長。
  <7> 覆:覆沒。 三軍:此通指全軍。古代所說的三軍是,指前、中、后三軍。
  <8> 歟(yú):文言語氣助詞,表示疑問。 將:還是。
  <9> 齊魏徭戍:指戰國時期齊國、魏國征兵服役,駐守邊疆。 荊韓召募:指楚國、韓國征召駐守邊塞的士兵。
  <10> 暴露:身處于野外。 沙草晨牧:清晨在沙漠野草中放牧。 河冰夜渡:夜晚在冰河中趟渡。
  <11> 寄身鋒刃:即在刀鋒上度日生存。 腷臆(bì yì):情緒煩悶郁結。
  <12> 秦漢而還,多事四夷:秦漢以來,四方邊土戰事不斷。 四夷:為“東夷、西戎、南蠻、北狄”統稱,又代指邊疆。
     中州耗斁:使中原的人力財力受到耗損和衰敗。斁(dù),衰敗。
     無世無之:沒有哪個朝代不是如此。
  <13> 古稱戎夏,不抗王師:古時稱說,無論外夷還是華夏之內,都不和帝王之師抗衡。 戎:指西戎,是古代華夏人對西方少數民族的統稱。 夏:此指華夏之內。 王師:帝王之師,王者之師。
  <14> 文教失宣,武臣用奇:文教,指周文王的仁義禮教政策。 失宣:指失去宣傳、宣揚。 用奇:奇,原指兵法中的奇擊,此指師出無名,巧取豪奪,不是光明磊落地用兵。
  <15> 奇兵有異于仁義:師出無名有悖于仁義之理。 有異:有別,有悖。
     王道迂闊而莫為:王道之論因過于宏遠也就不被倡導。 王道:即“圣王之道”,是說君主以仁義治天下,以德政安撫臣民的統治方法。 迂闊:于此有“空泛而高遠”之意。 莫為:不去做。
  <16> 嗚呼噫嘻:文言感嘆詞,在此表示感嘆和情緒上的激動。譯文時,用一個“唉”字來表示即可,但要知道,其情感上的含義是明顯不足于原文的。
  <17> 北風振漠:北風吹蕩著大漠。
  <18> 胡兵伺便:指胡兵趁著自己適應氣候上的便利來攻擊。
  <19> 主將驕敵,期門受戰:主將傲慢輕敵,偏偏等敵人到了營門前才倉促應戰。 期門:期候、守候于營門。與官職中的“期門”不同,也不是“營門”的直接代稱。 受:接受。
  <20> 野豎旄旗,川回組練:野,大野,荒野。 旄,音 máo,古代用牦牛尾裝飾的旗子,后泛指戰場上的大軍旗。 川,指川野、平川之地,野外平地。 回:迂回,游動。 組練:即古代軍中“組甲”“被練”的簡稱,皆指將士的衣甲披掛,后借指精銳部隊或全副武裝的軍士。
  <21> 法重心駭,威尊命賤:法,指軍法。 駭,是說士卒們心中害怕。 威尊:此指皇威及軍官的威嚴至尊至上。 命賤:此指士卒們的性命卑賤。
  <22> 利鏃穿骨,驚沙入面:鏃(zú),即箭頭。 入面:指沙土吹入面孔。
  <23> 主客:指來敵和迎敵者雙方。
     山川震眩:意為山川為之震撼讓人暈眩。 析:分,分解,分拆。
     勢崩雷電:比喻戰場上激烈的情勢,如同雷電一樣迅猛,讓人招架不及。
  <24> 至若窮陰凝閉:至若,意為“至于說到”“再說到”。
     窮陰凝閉:指萬物不生長、陰寒封凍的季節。即萬物不生謂之窮,寒氣襲人謂之陰,大地封凍謂之凝閉。
  <25> 凜冽海隅:凜冽,指極為寒冷。 海隅:指邊海偏僻之地。
  <26> 脛,即膝下小腿部分。 須,即胡須。 鷙鳥,指兇猛的禽鳥,如鷹隼之類。 踟躕,即徘徊不前之狀。
     繒纊(zēng kuàng):在此指征衣和絲棉。 繒,古代對絲織品的總稱。 纊,古指絲綿。
  <27> 當此苦寒:值此苦寒季節氣候。 當此:值此。 苦寒:即前面描述過的惡劣的季節氣候。
     天假強胡:意為老天借其方便給胡兵,使其變得強猛。 天假,即“天假其便”。 假 jià ,于此同“借”。 強:加強,使有強力,于此不做“強大的胡人”講。 此句是說,如此“苦寒”季節氣候,根本不適合南方兵士作戰,反而是北方胡人作戰時的天然方便條件。多人將此句翻譯成“上天借強大胡兵之手……”,明顯是錯誤的。
  <28> 憑陵殺氣:憑借這一殺氣。或解釋作:平添殺氣。 陵,同“凌”。 翦屠:斬殺屠戮。
  <29> 徑截:攔路截取。 輜(zī資)重:軍用供給。 橫攻:攔腰以攻。
  <30> 都尉:職位次于將軍的武官。
  <31> 可勝言哉:即“可勝言表嗎?” 勝:此指足夠盡情盡景地。 言,此指言表,表述。
  <32> 鼓衰兮力盡,矢竭兮弦絕:鼓衰,指鼓聲因鼓手的力盡而衰落。 矢竭:箭已射光。 弦絕:弓弦已斷。
  <33> 白刃交:即白刃相交、短兵相接。 兮:古語中的感嘆詞,相當于“啊”。 蹙(cù促):迫近,接近。于此指兩軍混戰。
  <34> 矣哉:文言中加強型感嘆詞,于此作疑問句語氣助詞,表示出心里的猶豫狀態。相當于今天的“……了吧(嗎)?”。
     終身夷狄:終生委身于胡人。 夷狄:通指外族,此指胡人。
  <35> 暴:此指棄落。 骨:尸骨。 沙礫:沙石。
  <36> 淅淅(xīxī):象聲詞,風聲。
  <37> 冪冪:濃厚陰暗。冪,音 mì。
  <38> 有如是耶:還有如同這般的慘景嗎?或譯作:有過于此嗎? 如是:如此。是:這,此。
  <39> 牧用趙卒:牧,即戰國時期趙國大將李牧。趙卒,即趙國兵卒。
     林胡:“胡”是當時北方少數民族語“人”的意思。戰國時代,北方游牧民族統稱“胡”,其中主要為“林胡”和“樓煩”。林胡,又稱林人、儋林,為林中胡人之簡稱,多居住于林中。
     開地:指開辟擴充疆土。 遁:走,離去。 匈奴:即指這次與“林胡”一起參戰侵犯趙國邊疆的北方民族武裝力量。
  <40> 漢傾天下,財殫力痡(pū):此句是說漢武帝時期大舉攻擊匈奴,出動了全國的力量,致使國力耗費殆盡。 傾,傾注。 殫:盡。 痡:疲憊、疲倦。
  <41> 任人而已,其在多乎:不過是任人上的問題而已,這在于兵力越多越好嗎? 而已:文發言語氣助詞,相當于“罷了”。
  <42> 周逐獫狁:即周文王驅逐西戎入侵之事。 獫狁(xiǎn yǔn):古族名。中國古代的一個民族,即犬戎,也稱西戎,活動于今陜、甘一帶,獫、岐之間。
     既城朔方:即在太原北方一帶筑城防御完畢。
  <43> 飲至:古指出征獲勝后,至宗廟祭祀宴飲慶功之禮。 策勛:登名造冊,記錄功勛。 和樂且閑:和睦快樂而且閑逸。
     穆穆:《書·舜典》“賓于四門,四門穆穆。”《爾雅·釋訓》“穆穆,敬也。”
     棣棣(dì):恭敬而雅致。《詩·邶風·柏舟》“威儀棣棣,不可選也。”《毛傳》“棣棣,富而閑習也。”
     后面一句“君臣之間”,為倒裝句。
  <44> 竟海:指修筑長城,直到海邊為盡頭。荼毒:荼,一種苦菜;毒,指毒蟲之毒,比喻苦害、毒害。 朱殷:即深暗的紅色,此指被血染紅。
  <45> 漢擊匈奴:即前面提到的“漢傾天下”之事。 陰山:山脈橫亙于內蒙古自治區中部。 枕骸[hái]:尸骸相枕。
  <46> 蒼蒼:此指天下廣大之意。 蒸民:百姓。語出《詩經〔大雅·蒸民〕》“天生蒸民,有物有則”。
  <47> 不壽:不長壽。
  <48> 生也何恩:意為你對他有什么恩惠。 殺之:即“使之被殺”。 何咎:有什么罪過。
  <49> 悁悁[yuān]:憂急。 心目:指心里眼里。
  <50> 布奠:擺設祭奠供品。 傾觴:即傾倒杯中之酒,表示酹祭。
  <51> 兇年:災患之年。 流離:流離失所。
  <52> 嗚呼噫嘻:組合式,或稱作疊加式文言語氣嘆詞,常用于極度感慨之下,現代語中沒有恰當的語氣嘆詞與其對應。可用情感描述來意譯這樣的句子,不要用“哎呀呀”“艾嘿咿呀”之類的現代詞語來直譯它,那將破壞原文的嚴肅氣氛,但翻譯帶有貶義的或屬于幽默類的文章除外。 耶:疑問句語氣助詞,相當于“嗎”。 斯:這樣。
  <53> “為之奈何?守在四夷”二句,前句為問,后句為答,道出全文用意所在。 四夷,指四方邊疆。
     “守在四夷”:意為“守在四方邊土”,是一句典語。此句之妙,妙在沒有直接道出的,但已引示給了人們的那原典中完整的一句話:“古者天子,守在四夷。”〔《左傳》昭公二十三年〕作者明顯是把避免戰爭悲劇的重演,寄托在帝王那里。
 
  


 

  
子夜星網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

 
 
  

世界菠菜公司评级排名 桓仁| 柳林县| 察哈| 恩平市| 元谋县| 上栗县| 临猗县| 安泽县| 崇仁县| 台中市| 布拖县| 青浦区| 霍山县| 维西| 博客| 天长市| 东安县| 香河县| 澳门| 隆子县| 四会市| 玉树县| 循化| 鹤庆县| 依兰县| 厦门市| 新龙县| 镇雄县| 河北省| 娱乐| 芒康县| 桓台县| 赞皇县| 洪湖市| 靖边县| 新乡县| 莒南县| 正镶白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