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文選〕法書論 [唐·蔡希綜]
 
 
 
  
·主頁 >> 古典文選 >> 法書論 [唐·蔡希綜]


   

法書論

 〔唐〕蔡希綜 撰

子夜星網站整理編輯


  余家歷世皆傳儒素,尤尚書法。十九代祖東漢左中郎邕,有篆籀八體之法。六世祖陳侍中景歷;五世伯祖隋蜀王府記室君知,咸能楷隸,俱為時所重。從叔父右衛率府兵曹參軍有鄰,繼于八體之跡。第四兄緱氏主簿希逸、第七兄洛陽尉希寂,并深工章隸,頗為當代所稱也。

  周宣王史籀作大篆,秦始皇程邈改為隸書,東漢上谷王次仲以隸書改為楷法;仲,又以楷法變為八分。其后繼跡者,伯喈得之極,元常或其亞。草圣始自楚屈原,章草興于漢章帝,楷法則曹喜、師宜官、梁鵠、皇象、羅景、趙嗣、邯鄲淳、胡昭、杜度,窮草法則崔瑗、崔寔、張芝、張昶、索靖、衛瓘、衛恒、羲、獻,宋、齊之間,王僧虔、羊欣、李鎮東、蕭子云、蕭思話、陶隱居、永禪師,唐初房喬、杜如晦、楊師道、裴行儉、高士廉、歐陽詢、虞世南、陸柬之、褚遂良、薛稷,其次有瑯琊王昭宗、穎川鐘紹京、范陽張庭珪,亦深有意焉。父兄子弟相繼其能者,東漢崔瑗及寔,弘農張芝與弟昶,河東衛瓘及子恒,穎川鐘繇及子會,瑯琊王羲之及子獻之,西河宋令文及子之望,東海徐嶠之及子浩,蘭陵蕭誠及弟諒,如是數公等,并遭盛明之世,得從容于筆硯。始其學也,則師資一同,及爾成功,乃菁華各擅,亦猶綠葉紅花,長松翠柏,雖沾雨露,孕育于陰陽,而盤錯森梢,蘴茸艷逸,各入門自媚,詎聞相下,咸自我而作古,因奇而立度,若盛傳于代,以為貽家之寶。是八體之極,是歸乎鐘蔡;草隸之雄,是歸乎張王。此四賢者,自嘆百載來未之逮也。

  右軍《筆陣圖》云:“夫三端之妙,莫先用筆。”昔李斯見周穆王書,七日興嘆,哂其無骨。蔡尚書入鴻都觀碣,十旬不返,嗟其出群。近代已來,多不師古,而緣情棄道,才棄姓名。夫書匪獨不調端周正,先籍其筆力。始其作也,須急向疾,不鷹視鵬游,信之自然,猶鱗之得水,羽之乘風,高下恣情,流轉無礙。蔡中郎云:“欲書先適意任情,然后書之。若迫于事,雖中山之毫,不能佳也。次須正坐靜慮,隨意所擬,言不出口,氣不再息,則無不善矣。”凡欲結構字體,未可虛發,皆須象其一物,若烏之形,若蟲食木,若山若樹,若云若霧,縱橫有托,運用合度,可謂之書。昔鐘繇與胡昭俱能為行狎書。繇初師劉德升,后傳蔡邕筆法,由是學之致妙。繇臨終,于囊中出授子會曰:“吾精思三十余年,行坐未嘗忘此。常讀佗書,未能終盡,惟學其字,每見萬類悉書象。若之止息一處,則畫其地,周廣數步;若在寢息,則畫其被,皆為之穿。”用其功如此。

  右軍云:“夫書之為意,取數非一。”故紙者,陣也;筆者,刀槊也;墨者,鑿甲也;水硯者,城池也;本領者,將帥也;心意者,副將也;結構者,謀略也;飏筆之次,吉兇之兆也;出入者,號令也;屈折者,殺戮也。若欲書,先乾研墨,凝神靜慮,預想字形大小偃仰,平直振動,令筋脈相連,意在筆前,然后作字。若平直相似,狀如算子,便不是書,但得其點畫耳。昔宋翼常作此書。翼繇外甥也,叱之。翼遂三年不敢見繇,潛心改跡,每畫一波,常三過折,每作一點,常隱鋒為之,由此而成。晉太康年,有人于許下破宋公墓,遂獲此法。審此而行,用筆之理明矣。

  右軍云:“若作點,必須懸手而為之,若作波抑而復曳。忽一點失所,若美女之眇一目,一畫失所,如肚士之折一肱。”可謂難矣。每遼皆須骨氣雄中,爽爽然有飛動之態,屈折之狀,如鋼鐵為鉤,牽掣之蹤,若勁針直下,主客勝負,皆須姑息,先作者主也,后為者客也,既構筋力,然后裝束,必須舉措合則,起發相承,輕濃似云霧往來,舒卷如林花間吐。每書一紙,或有重字,亦須字字意故殊。何延之云:“右軍書《蘭亭》,每字皆措別體。”蓋其理也,時議多之。

  右軍每嘆曰:“夫書者,玄妙之伎,自非達人君子,不可與談斯道。”右軍之跡,流行于代眾矣,就中《蘭亭序》《黃庭經》《太師箴》《樂毅論》《大雅吟》《東方先生畫替文》,咸偶得其精妙。故陶隱居云:“右軍此數帖,皆筆力鮮媚,紙墨精新,不可復得。”右軍亦自訝焉,或佗日更書,無復似者。乃嘆而言曰:“此神助耳,何吾力能致。”又云:“吾少學衛夫人書,將謂大能。及過江游諸名山,見李斯、曹喜書;之許,見鐘繇、梁鵠書;又之洛,見蔡邕石經;又于從兄洽處,見張昶《華岳碑》,始知學衛夫人書,徒費年月。于是遂改本師,新于眾碑焉。”是知學成非一師之能致,非好奇博藝之士,不能存之。予頃嘗為一《體書賦》,亦略陳梗概,今復論之,用臻其理。

  夫始下筆,須藏鋒轉腕,前緩后急,字體形勢,壯如蟲蛇相鉤連,意莫令斷,乃須簡略為尚,不貴繁冗。至如棱側起伏,隨勢所立,大抵之意,圓規最妙,其有誤發,不可再摩,恐失其筆勢。若字有點處,須空中遙擲,下其勢猶高峰墜石。又下筆意如放箭,箭不欲遲,遲則中物不入。然則思于草跡,亦須時時象其篆勢。八分、章草、古隸等體,要相合雜,發人意思,若直取俗事,則不能先發于箋毫。張伯英偏工于章草,代莫過之。每與人書,下筆必為楷,則云:“匆匆不暇草書。”何者?若不以靜思閑雅發于中慮,則失其妙用也。以此言之,草法尤難。仲將每見伯英書,稱為草圣。衛瓘、索靖俱效于張,亦各得其妙。議者以為衛得伯英之筋,索得伯英之肉。漢魏以來,章法彌盛。晉世右軍,特出不群,穎悟斯道,乃除繁就省,創立制度,謂之新草。今傳《十七帖》是也。子敬以來,學者雖各擅其美,故亦抑之遠矣。

  邇來率府長史張旭,卓然孤立,聲被寰中,意象之奇,不有不全其古制,就王之內,彌更減省。或有百字、五十字,字所未形,雄逸氣象,是為天縱。又乘興之后,方肆其筆,或施于壁,或扎于屏,則群象自形,有若飛動。議者以為張公亦小王之再出也。旭常云:“或問書之妙,何得齊古人?”曰:妙在執筆令其圓暢,勿使拘攣;其次識法須口傳手授,勿使無度,所謂筆法也;其次在布置不慢不越,巧使合宜;其次變通適懷,縱合規矩;其次紙筆精佳。五者備矣,然后能齊古人。”仆嘗聞褚河南用筆如印印泥,思所以,久不悟。后因閱江島間,平沙細地,令人欲書,復偶一利鋒,便取書之,崄勁明麗,天然媚好,方悟前志。此藎草正用筆,悉欲令筆鋒透過紙背,用筆如畫沙印泥,則成功極致自然,其跡可得齊于古人。

  又崔長史云:“其為書也,推意結字,以斷天下之疑;垂明示象,以紀天下之德。山川草木,反覆于寸紙之間;日月星辰,回環于尺牘之上。”漢光武以中興之主,急在安人,乃至去上林池御之官,廢騁望弋獵之事,其以手賜萬國者,皆一扎十行,細書成文也。靈帝時,中郎伯喈碩學多聞,經籍去圣人久,俗求正宗六經。靈帝許之,遂令伯喈丹書于碑,使工鐫刻,立于太學門外。于時晚儒后學,咸取正焉,觀視摹寫,車乘填溢。豈惟一臺推妙,十部稱賢而已哉!古之君子,夙夜強學,不寶尺璧而重寸陰,或緝柳編蒲,或聚螢映雪,寢食靡暇,冀其業廣,匪直祿取一朝,故亦譽流千祀,勉旃為之。〔 見《書苑菁華》十二 按:與《全唐文》三百五所收不同。〕

 
  

 

 

  
子夜星網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

 
 
  

世界菠菜公司评级排名 潮州市| 兴城市| 阿勒泰市| 百色市| 那坡县| 潼关县| 永寿县| 安福县| 铅山县| 阳高县| 大新县| 鸡西市| 阜南县| 宣汉县| 东丽区| 阜城县| 永昌县| 修文县| 古浪县| 嫩江县| 崇信县| 三都| 将乐县| 密云县| 闽清县| 大姚县| 黎城县| 崇州市| 滨海县| 衡山县| 巴彦县| 沛县| 东阿县| 澄江县| 蒙城县| 广丰县| 临汾市| 洪泽县| 迭部县| 甘南县| 布尔津县| 华阴市| 许昌市| 麻江县| 寿阳县| 漯河市| 色达县| 三江| 横山县| 乌审旗| 惠州市| 玉树县| 阜康市| 屏南县| 东宁县| 龙江县| 巩义市| 山东| 泾源县| 玛多县| 江山市| 清涧县| 汶川县| 泸定县| 北票市| 隆安县| 榆社县| 方城县| 建湖县| 蛟河市| 通江县| 桦川县| 海林市| 乌什县| 全南县| 屯门区| 罗江县| 易门县| 南溪县| 原平市| 长垣县| 蛟河市| 峡江县| 犍为县| 原平市| 麻栗坡县| 洞头县| 班戈县| 班戈县| 喀喇沁旗| 商洛市| 启东市| 娱乐| 河津市| 桦川县| 广汉市| 龙里县| 满城县| 朝阳区| 屏南县| 陵川县| 彭水| 五寨县| 弋阳县| 大足县| 南华县| 靖安县| 莱州市| 西安市| 兴业县| 昌乐县| 湖南省| 崇明县| 甘德县| 札达县| 独山县| 安西县| 桂林市| 海丰县| 河西区| 马边| 河津市| 监利县| 龙井市| 平安县| 禹城市| 海淀区| 金乡县| 东海县| 仪征市| 拉孜县| 娱乐| 松江区| 德格县| 邳州市| 清河县| 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