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行·札記〔文/郭牧華〕  -- 子夜星網站
 
 
 
  
·主頁 >> 文學頻道 >> 西藏行·札記


   

西藏行·札記


  

文/郭牧華 2017年08月28日 來源:約稿 子夜星網站整理編輯
 

  【編者按】此篇札記樸白直敘,帶我們走進神秘的西藏,一同感受高原文明,一同領略險境風光,有我們所知道的,亦有所未聞。雖是借文隨游,卻另有別趣,可謂作者與讀者皆不虛此行。……


  人越來越老了,有些事便力不從心,不再象年輕時那樣血氣方剛,認為自己什么事都可以做、有能力做。于是有些相信緣份、緣故,凡事皆有緣。本來,今年沒有打算去西藏,心理準備是明年去,與幾個同事朋友一塊兒互相有個照應。但六月底,本家的一個大哥打來電話,說是心情不好,想讓我陪他出去走走。我問了問原因,竟然是生活出了些變故;我不好拒絕,就答應下來。問他想去哪里?他說想去西藏。我心里想,也罷了,就陪你走一趟吧。于是便找旅游公司,正好他們小區有一個旅游公司的人,便聯系定下去西藏的事。

  該團主要是從山東出發,經青海一天,然后再入藏。我們七月十七號晚從家里出發,打車去了兗州,坐晚上青島至西寧的火車,去了西寧。

  青海湖

  第二天,青海當地的導游陪我們去青海湖。

  青海湖,在二○一二年我便去過,這一次去了之后,感到大失所望。當年我們從西寧出發,到了日月山,便見無邊無際的高原草地,如一塊巨大的綠色地毯鋪在地上,沒有一絲的黃土地,更不見一絲的山崗,上面隨意走動著許多黑色的牦牛與白色的羊。與藍天白云互相映照,那真是一幅美麗的圖畫,令人有化境之感。而這種美景從日月山一直到青海湖,幾乎是一樣的,只不過離湖近的地方,有了一些建筑物罷了。

  如今,從日月山開始,便不見了那種綠色的地毯,而是一塊破了許多洞的草地,草地上長滿了草原上的癌癥草──發吉草。這種草,是任何牲畜都不吃的草,而草原上一旦長了這種草,便再也不會長別的草。我問導游,為什么好好的草原會長這種草,而那些好的草原為什么沒有長呢?導游告訴我,草地上長這種草有兩個原因,一是過度放牧,破壞了原有的草皮,露出了土,便會長出這種草。另外一個原因,便是草原上有了鼠災,老鼠破壞了草皮,便會長出這種草。

  我說:“這里是因為過度放牧,還是因為鼠災呢?”導游說:“兩種情況都有。而鼠災也是因為草原的鷹少了,沒有天敵,而致鼠患嚴重。而鷹的減少也是因為人的原因。”人的貪婪破壞了草原,也破壞了那些無限的美景。

  越靠近青海湖,原來的綠地毯全變成一些人為的建筑,更有一些帳篷作為一些自駕游的廉價住所。看著這些,真真切切地感到所謂的開發,便是破壞。但,當地人也需要改善生活呀,也需要提高自己的生活水平呀,這真正是一個大矛盾。能不能做到既開發而又不破壞呢?我想,這是需要大智慧的,也考驗著當地政府的執政水平。

  看著這些,我感到這次的青海湖之游真的很堵,心里很堵,有一種說不出的郁悶感,正象高原缺氧。

  唯一讓我感到振奮的,便是在青海湖中看到的“中國魚雷試驗基地”幾個字。在湖邊,立著一個牌子,當年國家一共在這里試驗四千多次,成功地制造出魚雷。直到現在,這個世界上沒有幾個國家能獨立制造魚雷。想一想,在那個時代,誰能想到,在遠離海洋幾千公里的高原之上,竟然是魚雷的試驗基地?這真是中國人的大智慧,更為老一輩革命家的胸懷與智慧嘆服。

  青藏鐵路

  十九日晚十一時,在西寧上了去拉薩的高原列車。

  一上車,便發現列車與其他車輛的不同之處,那便是在車廂的過道與每個臥鋪的床頭,都有一個供氧口;一上車,便能感到每個供氧口的出氣聲。在每輛車廂的頭上,都有一個制氧機,那機器上的各種指示燈不停地閃爍,顯示著一種生命的跡象。

  上車沒有多大一會,我便感到身體十分舒服,在青海湖游玩引起的輕微的高原反應頭疼消失了,感到從來沒有的舒適。于是便在這種輕松中睡去。等到醒來,列車已到格爾木。

  從格爾木向南,沒有多長時間,便過唐古拉山口,五千零六十七米。然后再往南便是可可西里了。透過車窗,可以看到一些零星的藏羚羊、野驢、土撥鼠等高原動物。

  這條鐵路,從過了唐古拉山口,便一直是在海拔四千米以上的高原上。可以清楚地看到高原的景像,起伏的山坡,有的是綠色,有的是土黃色,而那些綠色便是高原草地。更有的一些是裸露的碎石。可以看出,這里前幾天剛剛下了一場雨,看樣子這雨還不小,到處都是積水,都是水流的痕跡。讓我感到驚奇的是,這里并不缺水,隨機在手機上查了一下降水記錄,這一帶的平均年降水量470毫米,能趕上這幾年山東的降水量了。既然不象內蒙古沙漠那樣缺水,為什么這里沒有長出樹木與草原呢?原來是這里高寒,不允許有什么植物生長,這里的平均溫度為零下四點四度。于是,夏天那幾天也就是能長出一點點的小草,別的就別想再長了。

  與青藏鐵路如影相隨的便是青藏公路,它一會在鐵路的左側,一會在鐵路的右側,總之是不離不棄,互相纏繞。可以清楚地看到公路上的一些大型貨車來來回回地奔忙。這條路,按照官方說法,當年修筑時,合1.5公里便有一個戰士倒下。想一想,有數以千記的戰士為了祖國的這條公路獻出了生命。新中國初期,為打通內地與西藏高原的這條動脈支線,人民解放軍付出了巨大的犧牲。

  站在車廂內,吸著火車內的制造的氧氣,自然不會感到外面的空氣稀薄,更不會感到外面環境的艱難。雖然如此荒涼,如此的兇險,但仍然有許多生命在那里綻放。只有在這里,你才能體會什么叫自然,什么叫生命;與那些生命相比,人類的生命又是多么的脆弱與不堪。

  高原反應

  雖然,車內有氧氣供應,但我所擔心的還是發生了,那便是高原反應。

  自從過了唐古拉山口,列車便一直在海拔四千米以上的高原行駛。也就是說,從格爾木開始,車便一直往上走,到達唐古拉山口算是頂點,然后慢慢下降,但也沒有降多少,也就是幾百米左右。而在這樣的高原上行車將近一天的時間。如果沒有高原反應,那倒是不正常了,每個人可能多多少少都會有一些。

  頭疼,全身無力,惡心。感到胃收縮成一團,不再動彈,時不時抽搐一下,于是便有想吐的感覺,這種滋味是十分難受的。

  同旅行團的幾個團友明顯不行了,嘔吐,氣短,臉色臘黃。同行者叫來列車員,列車員把氧氣管給他們,讓他們吸上氧,坐著別動,能喝水便多喝一點水。其中有一家人三口,全是這樣,他們表示:到了拉薩便回去,再也不跟團旅游。

  我雖然頭疼,但還沒有到他們那個程度。但我還是想起來在格爾木時,一個美女列車員過來,對車廂里的人說著一些注意事項。最后,她強調說:對于那些一直在睡覺,不去廁所,不去吃飯的人,你們一定要叫他一聲,或者推一推他。我當時感到列車員的滿滿的惡意,有些幸災樂禍的樣子。我對她說:然后呢?列車員看了我一眼說:你想想,如果那樣,還有然后嗎?現在我明白了,原來列車上真的有因高原反應而死去的人。所以列車員才會有那樣的說法。

  一直到拉薩下了車,我感到胃部越來越緊,有想吐的感覺。到了賓館,進了房間,我再也忍不住,馬上跑到洗手間吐了起來。那個緊抽的胃終于發作,一陣之后,感到松快了一些。躺到床上,雖然還頭疼,但不再那樣難受。也沒有去吃飯,只是在床上喝了一罐八寶粥,便睡下。

  早上四點多便醒了,感到不再頭疼,由于多年養成的習慣,早上要出去走走。本家的大哥也起來了,問我感覺如何,我說還可以。于是我們兩人便想出去走走。

  拉薩

  凌晨的拉薩,十分靜謐,街上沒有一個人,也沒有一輛車。我們沿著藏熱路大街向南隨意走著,由于腳步快了一下,便馬上感到不適,一是心跳加快,出現心慌癥狀,胸口仿佛有一塊重磚壓在那兒,十分不得勁。我們馬上放慢了腳步,以極其低的步率慢走,心里才感不慌。

  五點多,在內地早已是天大亮了,由于時差的原因,這里還沒有一絲天亮的意思。我們走了許久,也沒有見到一家開門營業的小商店。當走到一個十字路,不知從哪個娛樂場所出來了幾個青年人,一個個東倒西歪,站立不穩,一看便知喝多了。我不由得緊張起來,這個樣的場面在內地是十分令人畏懼了。但這里的幾個青年似乎十分老實,并沒有什么過分的行為,在街中間站了一會,似乎在說著什么,接著便都打車相繼離開。

  大街上,又恢復了平靜。只有我們兩個老頭在踽踽獨行。

  后來,聽導游說,拉薩的治安特別好,主要是除了警察之外,還有軍人參與治安的管理。是的,在拉薩街頭,確實可以看到一些荷槍實彈的軍人巡邏。

  米拉山口

  按照行程,到拉薩的第二天便去林芝,我們也換了一個西藏當地的導游。這個導游是一個藏族小伙子,十分精干的樣子,畢業于成都的西南民族大學導游系。

  這個小伙子非常負責,當聽說我們團有一家人受不了高原反應想回家時,他極力勸說:來這兒一趟不容易,為什么要回去呢?給你們說,我們今天的行程是一直往下走,到林芝只有海拔兩千多米,我保證你們的高原反應都會消失。所以你們不要回去。如果你們來一趟西藏,沒有高原反應,那還有什么意思?與到別處旅游便沒有什么區別了。這正是來西藏的特別之處。說到這里,大伙笑了,那一家人也不想再回去。

  就這樣,我們一行二十七人,便同乘一輛大巴,從拉薩出發,開始了我們的西藏之游。

  車子沿拉薩河一路東行。從林芝到拉薩的高速公路正在修建,有的地方已經通車,有的地方還沒有通,車子只好沿318國道東行。這條318國道,便是中國大名鼎鼎的最美的一條公路。一路上,除了看到一些內地的車不斷地從四川方向駛來,還有一些騎自行車與摩托車的人,雖然不知他們到底以哪里為起點,但我知道基本都是以拉薩為終點。不得不佩服這些騎行者,沒有超強的意志,是不可能完這樣的旅行的。

  車子一出拉薩,藏族導游小伙子開始了他的工作,他先介紹了為我們開車的司機,說是一個退伍兵,有十幾年的駕駛經驗,讓我們放心。接著他便介紹自己。

  我叫陽澤扎西。大家如果感到不方便,可以直接叫我扎西。前幾天我接待的一個上海的旅游團,幾個老人記不住,都叫我拉西。記住,不是拉稀,是扎西。

  也許有人問了,我姓什么?我可以告訴你們,我沒有姓,我出生在藏北陽澤,于是我便叫陽澤扎西。為什么沒有姓,因為扎西出生在農奴之家,是不配有姓的。在這里,我要特別感謝的是毛澤東主席,把我們這些農奴解放,給了我們自由,給了我們尊嚴。沒有毛澤東,便沒有我們西藏農奴的翻身解放,也不可能有扎西今天給你們當導游。

  從這個小子的言語中,我能感到他對毛澤東的熱愛,是發自內心的,是無比真誠的,沒有任何的做作與虛偽,更沒有任何的掩飾與嬌情。

  一路上,小伙子用十分真誠而風趣的語言給我們講述著他自己的故事,講著藏族的一些特點,比如藏族的天葬,比如多妻多夫制,比如藏旅人的財富等等。關于這些,讓我放在后面再說。

  扎西反復強調,我這樣不遺余力地給你們講這些,目的就是不讓你們睡覺。記住,現在車子正往米拉山口行駛,那里海拔五千多米,你們如果睡覺了,醒來便會頭疼,便會嘔吐。不過大家不要怕,一過山口,便是一路往下,高原反應便會慢慢消失。

  車子很快到了米拉山口,這里只是一個山口,并不是一個旅游景點,所以這里并沒有寬闊的停車場地,更沒有什么服務設施。但幾乎所有從這里經過的車輛都要停下來,在路邊的那個刻有“米拉山口,海拔五千零一十七米”的石塊前留個影,以顯示自己曾經到過如此的高原。特別是從318國道上來,這是從四川到拉薩的最后一個山口,到了這里便意味著很快就要到拉薩了。所有車輛都停下來,所有人都在那塊刻石前留影,所以這個小小的山口便變得十分擁擠起來。

  我也十分高興,走出車子,感到這里的空氣十分新鮮,特別涼爽,令人舒適。面對如此的高度,我有點害怕,生怕再有高原反應,于是小心翼翼,不敢大步走動;好在并沒有反應,這倒讓我十分意外。

  導游扎西告訴我們,這個山便是分水嶺,向西流的那條河叫拉薩河,一直到拉薩之后匯入雅魯藏布江。從這里向東流的叫尼洋河,一直向東流,于林芝南行也匯入雅魯藏布江。

  車子停了二十分鐘,我們便上車出發。扎西說:不能在這里多停,否則一些人會受不了。

  果然如扎西所說,車子真的是一路下行。

  一路都是沿318國道行走,但不時可以看出林拉高速公路和林拉鐵路正在修建。相信用不了多久,這條高速公路便開通了,318國道的壓力會減輕許多,而從林芝到拉薩的時間也會縮短很多。林拉鐵路將與拉日鐵路相接,在西藏形成一條東西大通道。

  從米拉山口下來,一路經過了唐蕃古道與卡定溝景區,還有一個措木及日高原湖。這里需要說明的是唐蕃古道,就在米拉山口下方不遠處,景色一般,但卻很有意味。那條古道就在一山崖的絕壁上,在石壁上打出洞眼,然后打入橫木,上面再鋪上木板,人就走在那木板上。據說,當年文成公主便是走這個古道入藏的。就在這條古道的下面,便是我們行走的這條318國道,而夾在古道與國道中間的,便是正在修建的林拉高速公路。三條路,三種通行的方式,相映生輝,令人感嘆。

  卡定溝景區便是在深山森林中的一個自然瀑布,并不是十分出色。

  措木及日湖處在海拔四千多米,在一片原始森林的包圍之下,十分靜謐。這里是一片國家自然保護區,基本上沒有開發,湖還是原始的模樣。森林是由各種松木、冷杉、云杉與許多灌木叢組成,大多數并不認識。只是有一種寄生的草本植物令人印象深刻,當地導游說叫松蘿,是一淺綠色絲狀物,一片片搭在松樹上,時間一久,那些松樹便枯死了,因為營養全讓松蘿吸收。于是在山坡上,能看到一些枯死的松樹,大多是因為這種植物所致。

  由于海拔高,在湖邊呆了一會,便感到不適,好在這里的植被豐厚,氧氣充足,并沒有出現頭疼頭昏的感覺,只是有些胸悶。

  林芝

  林芝是原來的“八一鎮”,當年解放軍入藏的第一個落腳點。這里一直是解放軍的駐地,所以當地人一直叫“八一鎮”。后來便是林芝縣,現在便是林芝市了,下轄幾個縣。

  在林芝住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便去參觀西藏第一村,也就是藏族第一村。這個村子,西藏的第一個電話村,也就是每家都有電話,當年江澤民去西藏曾訪問過這個村子。所以這個村子現在建成了藏族的一個樣板村,每天要接待很多的旅游團。這個村子到現在還算是集體公有制,村里對每個到這里參觀的旅游團進行嚴格的分配制度,以保證每戶藏民都能接待到旅游團。而旅游團成員在這里所購買的這個村子里集體生產的工藝品,都有提成給這戶接待的藏民。

  接待我們的是一個二十八歲的藏族女青年,我記不得她的名字了。她把我們接到她的家中,首先給我們講了她的家庭。她阿爸娶兩個妻子,這兩個妻子是姐妹兩個,到現在都還健在。而這位女青年嫁了兩個丈夫,而這兩個丈夫也是弟兄兩個,一家六口人生活在一起。房子是非常美麗的兩層樓房:一樓,是一個佛堂,供著佛教的一些神靈;還有一間是客廳,一家人吃飯都在這里,我們也是這里受到接待。

  她好象知道我們這些游客最想知道什么,于是便給我們先講了她的家庭。她說,她娶兩個男人回家,并不是漢族那種意義上的入贅,在藏族這里沒有這個概念,只是誰家的條件好,便到誰家生活。但另一方,是有一些陪嫁的。由于她家的生活好一些,于是便是兩個男人到她家來。她娶兩個男人回家,對方帶來六頭牛的陪嫁。接著她便講了一些我們的疑問,那就是怎么同時對待兩個男人。她說,這樣的家庭,作為女人很重要,一定要有公平,不能有任何的偏心。比如到商店買東西,兩個人的衣服,用品一定都是一樣的,不能有好有壞,有貴有賤。即便是晚上睡覺,也一定要公平,一人一晚,不能有任何的偏愛。如果生了孩子,她說她也不知道到底是誰的,但一定要叫大的爸爸,而叫小的那個為叔叔。在以前,她們這樣的結婚是不需要什么法定手續的;現在不行,有國家的婚姻法,必須去登記,但結婚證上只有老大一個人的名字,那一個沒有。

  接著,她便講了一些關于藏族人的價值觀,說實在,這些東西恰恰是我們這些漢族人所短缺的。比如人要知足,人要有善意,不能貪婪,要孝敬老人等等。總之一句話,可以看出佛教的一些東西已經深入這個民族的骨髓。她們把這些佛教的教義,化為自己的自覺行為,而不需要任何的外力。這種佛祖永遠注視著你的說法,讓她們心中存著敬畏,永遠不做壞事。

  再下來,她便給我們介紹藏族的一些日常用品,比如銀碗,每人一個,從不亂用。孩子出生,老人便會給他買一個或打造一個碗,這個碗便會跟隨他一生。再下,她便講了一些這些用藏銀打造的碗的神奇,建議我們一會去她們的村的合作社買一個或幾個回去。而這里的藏銀的價格要比其他地方貴很多,二十一元八角一克,每個碗都要幾千塊錢。

  接下來,她便帶我們去了村里的那個合作社生產的產品的商店,建議我們去買那些銀制品。說實在,一個個制作得真的十分精美,但價錢太貴,我什么也沒有買。我們團,只有一個青島的老頭,花了兩萬多元買了一個大碗,還有幾個青年人買了一些銀飾品。

  另外,這個村子里有許多一千多年的核桃樹,一個個都枝繁葉茂,果實累累。這個真是讓我驚奇,有這么大的樹,在內地是無法想像的。其中一棵,幾個人也摟不過來,被村里人稱為核桃王。

  雅魯藏布江

  從林芝出發,沿著尼洋河一路順流面而下,是尼洋河風光帶,山光水色,藍天白云,景色十分優美,心情自然也特別舒暢。越是接近尼洋河與雅魯藏布江匯合處,尼洋河的水面越來越寬,景色也越來越美。到了苯日神山旅游區,便是尼洋河與雅魯藏布江匯合處。在這里看到了另一種版本的涇渭分明,那就是尼洋河從林芝區流來,因為上游全是森林覆蓋,尼洋河的水十分清澈,是真正的綠水青山,而雅魯藏布江從拉薩流來,因為上游全是高原,無森林覆蓋,水流十分混濁,與黃河差別不大。兩水合流,形成了一黃一綠的自然景觀,是真正的涇渭分明,也構成了十分獨特的水流景觀。只是這種景觀沒有多遠,便全部成了黃水,尼洋河的水流全部融進雅魯藏布江,向遠方流去。

  我們登上游船,近距離觀看了這里的兩水交匯,更是登上了雅魯藏布江的河灘,在高原上體驗那種開闊與遼遠。看著遠處的青山綠水,白云繚繞在半山腰間,一些藏族的民居星星點點地散落在山腳下,那紅色的、藍色的屋頂與青山白云相映成輝,十分美麗。

  讓我感到驚奇的便是尼洋河中的那些唐柳,導游說,這些柳樹全是文成公主入藏時帶來的,原來西藏是沒有這種柳樹的。這些柳樹的奇特在于樹干不高,卻十分粗壯,不象其他樹那樣的樹冠,而是于主樹干半截處長出許多垂直的枝條,特別象陜北沙漠地帶的斷頭柳,只是比那兒的斷頭柳要粗大的多,茂盛的多,蒼郁的多。還有便是長在水里,令人感到奇怪,不知為什么會是這樣的?在內地的柳樹也沒有長在水里的,只是長在水邊。這也算是尼洋河的一個奇觀吧。

  從這里沿著雅魯藏布江順流而下,便到了雅魯藏布江大峽谷。這也是我最期待的地方,想一想那種從世界屋脊流下的江水,該有何等的氣勢呀,該是何等的壯觀呀!然而導游的一席話,給我潑了一頭冷水。札西說:我們下邊看到的這段峽谷,并不是我們在中央電視臺看到的那個大峽谷,那個大峽谷要從有公路的地方步行十一天才能到達,是無法開發景點的,也是我們無法看到的,我們看到的只是雅魯藏布江的在林芝下游的一段,所以大家不要失望。

  說真的,我是有點失望。

  接下來便是雅魯藏布江峽谷景區。我們從旅游大巴上下來,然后登上景區的統一車輛,然后沿著雅魯藏布江順流而下。車子行駛在極窄的沿江公路上,那種驚險實在讓人心驚肉跳:一面是懸崖,一面是絕壁,江水在車下奔騰而下。而在江水轉彎處的一些小平原山谷,是藏民種植的油菜與小麥;油菜花正黃,小麥也正是成熟季節,在一片綠地中鑲嵌著一塊塊的金黃,猶如油畫,令人贊嘆。

  車子停下,是第一個景點,那便是一株有兩千多歲的桑樹。那樹的直徑大約得有十幾米,形成一大片樹冠,令人感到震驚,你真的不敢相信一棵樹竟能長成這個樣子。再往前便是一株桃樹,這樹也如那桑樹一樣,只是小了一些,但上面的小桃累累滿枝,令人嘆服。

  接下來便是雅魯藏布江大峽谷,在這里,雅魯藏布江從苯日神山那段寬闊江面變得十分狹窄,江水也變得十分暴燥,遇上江中的石塊,激起很高的巨浪,發出轟隆隆的聲響。這里建了一些觀景的平臺,離江水很近,讓人感到江水的清涼與冰冷。雖然,這里的江水不如黃河壺口那兒壯觀,但也足夠驚心動魄了。大自然,總是給人一種驚奇;在這種氣勢之下,人類那種征服自然的口號,便顯得很蒼白了。

  接下來,便是去觀看南伽巴瓦峰,這個地方,便是普通人離南伽巴瓦峰最近的地方。

  南伽巴瓦峰,是西藏第七高峰,但卻是沒有人能夠登上的高峰。導游札西說,雖然南伽巴瓦峰的海拔不如珠穆朗瑪峰高,但其峰的凈高要比珠穆朗瑪峰高的得多。珠峰海拔八千多米,然而登山大本營卻在海拔五千多米處,登山凈高只有三千多米。而南伽巴瓦峰雖然海拔只有七千多米,但卻要從海拔一千多米處登,凈高近六千米。所以要想登上南伽巴瓦峰特別困難。前幾年日本的一個登山隊三十多人,全部死在那兒。因此,當地藏民又把南伽巴瓦峰稱為“抗日峰”。

  但我們到了那個觀景點,天氣驟變,天上涌出許多濃云,把南伽巴瓦峰遮得嚴嚴實實,什么也看不見。接著便下起了小雨,我們匆匆忙忙跳上旅游車,雨便下大了。導游告訴我們,看不見很正常,來旅游的人,十有八九都看不見南伽巴瓦峰的真面目。

  雖然這里的雅魯藏布江大峽谷不是我心理預期的那樣,雖然沒有看到南伽巴瓦峰,有些失望,但仍然感到不虛此行。

  藏族

  一路上,導游小伙子扎西不斷給我們講有關藏族的一些風俗民情,講藏族一些故事,這讓我對藏族有一些了解。過去,只知道藏族生活在高原,其他可以說一概不知。

  扎西首先給我們講了藏族人的財富。他說,內地人來,看著滿山遍地的牛羊,總是先問藏族人有多少財產,那些牛羊到底值多少錢。他說,每個藏族家庭一般情況下都有幾十萬或上百萬的財產。大家可以算一下,每頭牦牛價值一萬多元,每只羊價值一千多元;每家怎么也都有幾十頭牦牛與羊,所以每家都有百十萬的財產。

  那么,每年這么多的財產,藏族人怎么用呢?扎西說:一般來說,藏族人的收入都會分成三份:一份捐出到寺院,每年藏族人都會去把自己最珍貴的東西捐給寺院;還有三分之一用于買生產工具,以及放牧所需的一切生產資料;還有三分之一留著自己的生活所用。有人問道,為什么藏族人那么喜歡飾品,不論男女都戴著一些東西。扎西說:這并不是藏族特別愛美,當然了,這也有愛美的成份。但主要還是生活環境造成的,可以說這些飾品便是藏族人為了生活方便造成的生活習慣之一。因為沒有固定的居住場所,更是遠離城鎮,藏族人不可能把賣了牛羊之后所得的錢財全部放在家里,也不能全帶在身上,即便是紙幣也是不行的。再說草原上也沒有銀行,更沒有自動取款機。于是便把一些錢買成一些貴重的飾品戴在身上,每遇上自己喜歡的東西,或者必須購一些所需的生產資料與生活用品,便順手把自己所佩戴的飾品摘下一個來交換。時間久了,這便成了一種習慣。

  關于殯葬習俗。扎西小伙子對我們說,你們內地人對我們藏族最感興趣的便是天葬了,我給你們說一下天葬的事。天葬并不會象你們所說所想的那樣可怕。直到現在,我們藏族人還有百分之九十多的人死了都是天葬。我們藏族人有五種殯葬方式:

  第一種,也就是最高的一種,便是塔葬,便是死了之后修一座靈塔,把尸體放在里,讓尸體永遠保存那里。這樣的方式,一般都是得道的高僧,或藏族人的頭領,普通人是沒有資格去以這種形式來進行殯葬的。這種殯葬方式一般都由寺院里的喇嘛進行,死了之后,一般都是先取出內藏,然后用藏藥與鹽巴涂抹身體,然后把死者的頭夾在兩腿之間,猶如嬰兒出生時一樣,然后再放在修好的靈塔之中。

  第二種便是天葬,普通人大都進行天葬。一般來說,藏族家里死了人,要先給尸體凈身,也就是洗澡,把尸體洗凈后,放在家里的靠西的地方,要放三天,然后再進行天葬。天葬時由天葬師在天葬臺進行,家人一般都是送到村頭或路口,一般是不上天葬臺的,去天葬臺的大都是遠房的親戚而不是至親。一般來說,家人是要給天葬師一些錢的,現在一般都是包一個兩千塊錢的紅包給天葬師。如果死者身上佩戴的一些飾品有過交待,說要把這些飾品自己帶走,不留給家人,這樣,家人便不必包紅包給天葬師了,因為那些飾品最后都會歸天葬師所有。關于配合天葬師“工作”的那些禿鷲,藏人認為那是神鷹,借助他們的力量,死的人可以升天。所在的一些山腳下,特別是靠近天葬臺的地方,有許多藏人畫下的梯子,那是藏族人在祭祀死去的人時畫下的,那便是以方便死去的親人登天。

  第三種是樹葬,一般來說都是夭折的孩子,放在一棵大樹上。

  第四種便是水葬,這便是藏族從不吃魚的原因。

  最差的一種便是土葬了。藏族人認為只有一些罪犯才能土葬,因為入土便是下地獄,去見閻羅王。所以藏族人一般人是不會土葬的。在我們漢人,是入土為安,而在藏族,那則是一句詛咒。不能升天而是去見閻王,是最重的詛咒。

  關于藏族人的婚俗,到現在藏人還在流行一夫多妻或一妻多夫制。關于這點,前面已經說到,便不多作介紹了。

  在聽了扎西的一些介紹之后,我深深的感到,這個民族的文明是非常獨特一種文明,也有著非常悠久的歷史,但,我對整個藏族的發展與整個藏族文明的形成還是一無所知。當然,想在一次幾天的旅游中完全了解一個民族的文化與文明的進程是不可能,但我還是想盡可能多地了解一些。一直到參觀了雍布拉康城堡之后,我才對整個藏族有所了解。雖然只是一些皮毛,但總算讓我知道了整個藏族的發展脈絡。

  雍布拉康

  雍布拉康在山南地區。雍布拉康在藏語中的意思是“在鹿腿上的城堡”。這個城堡,在澤當南十公里地方的一座小山上。藏族人傳說從空中看,這里的山象一頭臥著的小鹿,而城堡則是建在小鹿的后腿上。關于這個城堡,對于藏族人來說是藏族文化的發祥之地,傳說是西藏的第一座建筑,也是西藏第一個藏王的宮殿,據說已經有兩千多年的歷史。據說這里有藏族的第一個村子,第一塊農田。現在這個宮殿已經成為一座寺院。據這里的一位僧人說,這里有藏族的十一個第一,所以說山南地區是藏族的發祥地一點也不為過。

  從第一代藏王開始,藏族的主要群落都生活在這里。一直到了第三十三代藏王松贊干布時,也就是公元六世紀左右,這位英才藏王才把整個西藏地區統一,組成了一個強大的土蕃政權。為了便于統治與擴張,松贊干布這才在拉薩修建布達拉宮,把西藏的權力中心由澤當遷往拉薩,而一到夏天,松贊干布與夫人文成公主等人還是到雍布拉康居住。

  也正是在這個時候,西藏當地的苯教也發展強大起來。松贊干布看到苯教的發展有可能影響他的統治,于是便從阿富汗請來佛教大師蓮花生大師到西藏傳習佛教,用以抵消苯教的影響。蓮花生大師不愧是一位大師,雖然早期佛教與苯教發生了不少的爭斗,但蓮花生大師還是采取了教化與兼并的手段,讓苯教融入了佛教。也正是蓮花生大師,在西蕆雅魯藏布江北岸建立了西藏的第一座佛教寺院──桑耶寺。從此之后,佛教便在西藏發展壯大起來。這里不得不成承認,文成公主于此時期在擴大佛教影響方面也起了很大的作用,當時她把釋迦牟尼的一座雕像帶到西藏,幫助蓮花生大師在西藏推廣佛教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同時,這也算間接地幫助松贊干布藏王統一西藏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于此同時,文成公主也把內地先進的農業種植技術帶到西藏,極大地促進了西藏的發展。這也是為什么現在藏族對文成公主依然崇拜有加、為什么大昭寺如此重要的原因。

  關于藏王,我們專門問了問雍布拉康的那位工作人員。我說,一代一代的藏王是怎么產生的?是世襲還是其它什么方式?他說是世襲。于此,心底又生出疑問:藏王曾一代代地統治西藏地區,其統治權為何卻在近代淪落到了佛教首領的掌中?后來,不論是班禪或達賴,都是藏區的實際統治者。那么,藏王的統治權又于何時淪落的呢?一直到西藏和平解放,藏王已傳到第幾代呢?

  這里,讓我深深地感到,西藏文明也與中原文明一樣,自形成以后,便沒有再消亡過;只是,它不象中原文明那樣明晰,那樣有跡可尋,有史可查。或許西藏的文明史就分布于各個寺院所藏的那些經史之中,有待于進一步挖掘、整理。

  雍布拉康座落在一個小山上,從山腳到山頂,大約五百米。站在山頂,可以看到下面一塊塊的麥田。綠色的大地,顯得格外美麗,猶如一幅油畫。

  這個時候,又開始濃云密布,我們急急忙忙地下山,剛到山腳下,大雨便來到了;回澤當的路上,大雨如注。從林芝到山南,最大的感受便是雨,說下便下,常常是露著日頭下雨,這是在內地所少見的。

  神湖

  從雍布拉康下來,在山南住了一個晚上。第二天一早,我們便向羊卓雍錯景點進發,一路也是沿著雅魯藏布江溯流而上。

  這個景點是一個高原湖,在海拔近五千米處。車子一離開雅魯藏布江,便開始爬山,從山底一直到山頂,用時兩個多小時;看著離山頂很近了,可是車子轉過一彎,發現還遠著呢。車上人還沒有誰曾走過這種險路。在內地的一些山,如太行山、黃山等,某些路段雖險,但都不如這個長,再說也有樹,并不怎么可怕,而這里,沒有任何的遮蔽,一眼便可見山底,便能感到車的高度,真是心驚肉跳。

  羊卓雍措,是西藏的三大神湖之一。位于山南地區浪卡子縣,在拉薩西南約七十公里處。此湖沒有出口,湖水全來自四周雪山上的雪水,水位保持著一種奇特的平衡,不升不降,不多不少,真是一種神奇。據說這是一個可以尋找轉世靈童的圣湖,大活佛可以從湖中看出顯影,看出靈童所在的大體方位。湖水在不同時刻的陽光的照射下,湖中的藍色可顯示出豐富的層次。配上藍天與白云,綠色的草地,還有艷黃的油菜花,真是如夢如幻,如詩如畫。但這個湖的面目卻不讓人常見,有的時候是云霧繚繞,半顯半遮,不見真面,有的時候烏云密布,根本不見。我們運氣不錯,當我們登上海拔五千米的山頂時,正是陽光燦爛。那湖在腳下靜臥,如一面寶鏡,閃著綠幽幽的藍光,令人心情大悅。在山上停了半個小時,不敢多留,高山反應時時提醒我們:氣短,胸悶,心慌。

  山頂并不是這條公路的終點,而是沿著湖畔又向山南逶迤而去,而我們則從山頂的折回處開始下山。在山腳下我們吃飯。在吃飯的地方,是一個藏民村落,我看到一些藏民居住的房子。在這里的藏民,與藏北的不一樣,這里的大都從事農業生產,牧業從副。

  布達拉宮

  到西藏如果不看布達拉宮,那等于沒有去過西藏。

  布達拉宮,不光是藏民的信仰中心,也是所有人向往的地方。國家對布達拉宮的管理十分嚴格,進去參觀,一定要先預約,即便是旅游團,也是要先預約的。我們這個團一共二十七個人,預約票卻被分為三撥進入,而不能同時進入。我們被預約為下午三點進入,而且是以散客的身份,不是以旅游團的身份。在參觀的過程中,一共驗三次身份證,稍有不符,便會被取消參觀資格。還有便是不能在宮里逗留時間太長,每個人一個小時,超過時間,會被管理人員警告驅離。

  下午兩點,我們便來到布達拉宮南門等待;按著預約票上規定的時間,必須在兩點半進入布達拉宮南門。我們按時走到南門,工作人員嚴格地檢查了我們的預約票與身份證。正好有一位遲到的游客給工作人員說自己想進去,那位工作人員面無表情地說:看預約票后面的規定。等那個人看了之后,工作人員說:行了,你別在這里影響別的游客,快點離開。那人只好悻悻地離開。

  進入布達拉宮的第一道門之后,我們在院子里逛了逛。院子并不是特別大,在些花草,有一種大理花開的特別茂盛,各種顏色的都有,十分濃艷。在山腳下,要知道布達拉宮是建在一座山上。我們排隊等待進入真正的布達拉宮,也就是登上布達拉宮外部的臺階。三點整,我們再次驗證預約票與身份證之后,登上臺階,在一個崗亭前等著工作人員用儀器掃描我們預約票的二維碼,說是為到上面獲取正式參觀票做準備;凡沒有掃描的,到上面取不到正式參觀票。

  至半山腰,我們在一座建筑物前憑身份證與預約票買到正式的參觀票。每位二百元,我因超過六十歲而半價。

  至此,我們才算開始真正進入布達拉宮。

  關于布達拉宮,不論網上還是一些書籍都有介紹,我就不再贅述,只想說一下我自己的感覺與認識。

  此宮一共分為白宮與紅宮兩部分,其實是聯在一起的。簡單地說,白宮是當時西藏最高統治者工作、生活、學習的地方,而紅宮則是西藏最高統治者祭祀、殯葬、進行宗教儀式的地方。

  其紅宮內一共有十幾位達賴喇嘛的靈塔,他們死后便留在了這些塔中。其中最為一華麗的一個,光是黃金便用了三千七百多公斤,各種珠寶十余萬顆。有關這些,我就不想多介紹了,紅宮內主要是供奉了一些佛像與喇嘛像,以顯示他們生前的豐功偉績。

  關于整個布達拉宮,一共有一千多處房間,對外開放的也就是二十一個。這讓我想起了去敦煌,幾百個洞窟只開放二十個,而游客只能看十個。當然了,要想全看完也是不可能的,而選出的這些,正是由一些專家與管理者挑選出來的,最能代表布達拉宮的房間;我們作為一個游客而不是研究者,這也足夠了。

  從布達拉宮后山的路下來,這次西藏之游也就結束了。想一想這次游玩,如果有些遺憾的話,那便是沒有去日喀則。

  是該評價一下西藏之游了。如果論單個自然景點,這里還真沒有什么好說的:瀑布不如黃果樹,雅魯藏布江峽谷不如黃河壺口,高山湖不如新疆天池,看山之險峻不如黃山。但總起來卻是一次難忘之旅,讓人記住的是特色;高原之上,景色奇特,是任何一個地方都無法比擬的。還有一點想說的便是:在西藏旅游,一定不要有在內地的看法去看;那就是西藏的每一個景點都相距很遠,你可能坐了一天的車,到景點只能看半個小時。還有一個需要說的便是,西藏的那些山,有的是石頭的,而有的則全是沙子,還有的則全是鵝卵石,從山腳到山頂全是。從米林縣到山南,我們在路上便看見了許多沙山。這也許讓人驚奇,但仔細一想,這里在久遠年代曾是一片海底,也就沒有什么可奇怪了。

  西藏,是一個神奇的地方,那片高原孕育了一種文明。作為中華民族一枝的藏族,在如此艱難的環境下曾蘗生出自己特有的文化,不能不讓人感到敬佩。是該去看看。

  2017年8月28日 記于靜齋


  

 

 

  
子夜星網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

 
 
  

世界菠菜公司评级排名 江北区| 大方县| 延边| 翁牛特旗| 仁化县| 凯里市| 循化| 咸宁市| 包头市| 泗阳县| 靖边县| 色达县| 特克斯县| 清新县| 鲁甸县| 南宁市| 柘城县| 临沭县| 通化县| 邯郸市| 沅陵县| 乌恰县| 吐鲁番市| 塔城市| 河南省| 蕲春县| 洪洞县| 陆良县| 铁岭县| 锡林郭勒盟| 沈丘县| 蒲城县| 左权县| 酉阳| 沂源县| 岐山县| 晋江市| 章丘市| 紫阳县| 平利县| 徐闻县| 莫力| 辽源市| 岳西县| 钟祥市| 大厂| 鄂伦春自治旗| 康定县| 离岛区| 大安市| 凌云县| 广灵县| 武胜县| 治多县| 高清| 漳平市| 罗山县| 万安县| 黔江区| 和林格尔县| 大化| 寿阳县| 田阳县| 客服| 康保县| 西和县| 子洲县| 清原| 东明县| 肇州县| 五华县| 丹东市| 伊金霍洛旗| 禄丰县| 鱼台县| 银川市| 淅川县| 玛多县| 吉木萨尔县| 大丰市| 罗平县| 广平县| 余姚市| 汕尾市| 隆化县| 菏泽市| 禹州市| 云南省| 梨树县| 武功县| 惠水县| 耒阳市| 永春县| 化州市| 钦州市| 凯里市| 彩票| 富裕县| 万载县| 马尔康县| 光泽县| 廉江市| 抚州市| 夹江县| 临沂市| 德令哈市| 拉孜县| 同江市| 云安县| 闽清县| 陇川县| 都江堰市| 元朗区| 广元市| 石棉县| 扶绥县| 双桥区| 蒲城县| 丹凤县| 宁陵县| 丘北县| 晋江市| 阿拉善右旗| 乌鲁木齐县| 集贤县| 彭州市| 芦溪县| 博野县| 乐东| 平阴县| 黄龙县| 商丘市| 菏泽市| 河池市| 德令哈市| 平陆县| 中卫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