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 歷史薦讀 >> 把真實的臺兒莊、桂南會戰的歷史告訴人民
 
  

把真實的臺兒莊、桂南會戰的歷史告訴人民

 

文/張宏志 來源:橫渠書院 2015年08月18日 子夜星網站整理編輯
 

  

  【核心提示】  孫連仲心里清楚“臺兒莊之戰”是怎么打的。當他艱苦戰斗時曾請求李宗仁:給第2集團軍留幾顆種籽,命令湯部恩伯出擊。李回答:“我向湯恩伯多次下命令,他只聽老蔣的!……”這一仗,孫部傷亡萬人,蔣介石不補一兵一卒,反而借機撤銷了他的42軍的番號,給他只保留了一個30軍。難道歷史可以把王銘章、孫連仲他們流的鮮血記到老蔣的功勞簿上嗎?連國民黨戰史都回避“臺兒莊之戰”,就是說,他們并不認為“臺兒莊之戰”是大勝利。試問為蔣介石與國軍喝彩者,你們的根據是什么?!“桂南會戰(或稱昆侖關之戰)”,國民黨以精銳之師的主攻部隊10萬人,調動1個高射炮連、4個炮兵營和115架飛機,攻擊日軍一個大隊800人扼守的昆侖關,47天沒有攻下來,最后以失敗告退。這是連蔣介石都感到羞恥的一仗,我們卻在今天竭力加以鼓吹和渲染。試問那些唱贊歌者:是無知,還是羞恥?

  

 
【序】

張宏志致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的公開信

2005-8-20 22:22:30
 

  2005年8月19日,鳳凰臺有報天天讀欄目,楊錦麟報導了一條消息:紀念抗戰60周年的宣傳中,國共關系發生了微妙的變化,一部封存了十年之久的電影《鐵血昆侖關》即將上映。又說:《血戰臺兒莊》在北京大學上映。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旗時,學生們熱烈鼓掌。

  這條消息的真偽不得而知。

  我把它當作一條真實消息向中共中央談三點意見:

  一、有些人醉心于為國民黨吶喊,為臺兒莊之戰、桂南(昆侖關)會戰喝彩。在國民黨的戰爭史上,臺兒莊之戰、桂南會戰的真相始終是被隱瞞的。至今已隱瞞了67年了!

  看一看國民黨戰爭史是怎樣記述臺兒莊之戰的吧。由蔣緯國主編、34個將領參加撰寫的國民革命戰史第三部《抗日御侮》第五卷第六款,“徐州會戰”一節之第114頁:“臺兒莊方面,戰區以第二集團軍之一部(第三十一師)固守。”僅此18個字。國民黨戰史回避臺兒莊之戰,就是說,他們并不認為臺兒莊之戰是大勝利。試問喝彩者,你們的根據是什么?!

  桂南會戰(即電影《鐵血昆侖關》描述的戰役)國民黨以精銳之師27個師25萬人去攻日軍一個師團一個旅團1.7萬人;主攻部隊10萬人攻擊日軍一個大隊800人扼守的昆侖關。47天沒有攻下來。1940年2月4日戰役結束。18天之后,即2月22日,蔣介石在柳州主持召開桂南會戰總結會。會上蔣介石給予白崇禧(總指揮)、陳誠(中央監督大員)降薪留職處分。第三十八集團軍總司令徐庭瑤上將以下八個將軍撤職查辦。此事國民黨戰史一直隱瞞。連蔣介石都感到羞恥的一仗,我們卻竭力鼓吹,反襯出唱贊歌者是多么地不知羞恥!

  二、紀念抗日戰爭勝利50周年前夕,1994年10月,陜西廣播電視報記者王海安就《血戰臺兒莊》、《鐵血昆侖關》兩部電影曾訪問過我,訪問后,王海安寫成《把真實的歷史告訴人民——記抗戰史專家張宏志訪談錄》,文章定稿后上報中央,并刊于《民情與信訪》1995年第一期。隨后中央作出決定:《鐵血昆侖關》不準上映;《血戰臺兒莊》今后也不要再演了。現將原訪問文章重新打印附上。

  三、假如風凰臺報導屬實,我建議中央再做慎重考慮,請專家對臺兒莊之戰和昆侖關之戰,進行調查研究。如果我所說的情況屬實,這兩部電影當然不能上映,應維持中共中央1994年的原決定。決策人應對黨負責,對歷史負責。不可為了某種需要而褻瀆歷史!

  張宏志(陜西省社會科學院研究員享受國務院津貼)

  2005年8月20日
 

【正文】

·1994年11月給中共中央的匯報材料·

把真實的歷史告訴人民

——抗戰史專家張宏志訪談錄

王海安


  張老師激動地說:“二戰給全世界帶來了9000多萬人的犧牲,勝利來之不易。明年二戰勝利紀念日,各國都要舉行盛大慶典;犧牲3500萬人的中華民族,當然更有理由隆重紀念自己的抗戰勝利五十周年,以激勵全民族的愛國主義精神!但是……”

  張老師說他最不滿意的就是,最近一段時間被炒得很熱的描寫國民黨抗戰題材的東西,基本上都是有悖于史實的。

  譬如說——臺兒莊。

  1938年3月15日,日軍第10師團瀨谷支隊(8000人左右)進攻滕縣,拉開了臺兒莊戰役的序幕。隨著日軍的猛攻,當天就把駐守在城外的川軍124師打散了。16日,日軍開始攻城,川軍122師王銘章部堅守孤城,而奉李宗仁命前來增援的蔣介石的精銳嫡系湯恩伯部卻在進至距滕縣只有15公里的官橋后,36小時按兵不動,坐待122師全軍覆沒。至17日黃昏,騰縣城破。18日,日軍轉攻湯部,湯的第81軍時駐官橋,忙東撤至嶧縣。日軍繼續南下,在沙溝擊敗湯的第52軍后直撲韓莊,輕而易舉地逼近大運河。此刻,日軍前進方向的臺兒莊尚無國民黨的一兵一卒,瀨谷為解除后顧之憂,又于19日北攻嶧縣。湯部的兩個軍5萬余人又急退至抱犢崮山區避戰。

  ……

  所幸的是,瀨谷北攻湯部折回來,用20—22日3天的時間在韓莊集結兵力,做南渡運河的準備。蔣介石才在李宗仁的懇求下,急調在信陽休整的孫連仲的第2集團軍(轄兩個軍,約2.5萬人),于19日乘火車連夜趕到臺兒莊,利用瀨谷渡運河準備的三天時間完成了布防。

  23日,瀨谷進攻臺兒莊,臺兒莊戰役正式打響。

  張老師在草圖上標出湯部、孫部和瀨谷的位置后,又取出地圖冊,用三角板量出臺兒莊和抱犢崮的距離,說:“你們看,45公里!瀨谷的指揮位置距臺兒莊15公里,距抱犢崮30公里,其進攻正面,是孫部的2萬余人;其背后,是湯部的5萬精銳;實為腹背受敵!然而,瀨谷看透了湯恩伯的內心世界,僅以1個步兵大隊(相當于營)監視湯軍,而傾其全力攻打臺兒莊。至4月1日,由于孫部的頑強抵抗,瀨谷傷亡慘重,索性把監視湯軍的1個大隊也轉用于攻打臺兒莊。湯恩伯畏敵如虎,噤若寒蟬,始終未敢一動。4月6日,瀨谷在死傷3000余人后終于退卻,湯軍才加入戰斗,截擊瀨谷,但還是被跑掉了3000多名敵人。”

  孫連仲心里清楚這一仗是怎么打的。當他艱苦戰斗時曾請求李宗仁:給第2集團軍留幾顆種籽,命令湯部恩伯出擊,李回答:我向湯恩伯多次下命令,他只聽老蔣的!……這一仗,孫部傷亡萬人,蔣介石不補一兵一卒,反而借機撤銷了他的42軍的番號,給他只保留了一個30軍。

  難道歷史可以把王銘章、孫連仲他們流的鮮血記到老蔣的功勞簿上嗎?

  ……

  從1931年的“九一八”事變到1945年4月10日日軍占領豫陜邊界的重陽店,14年中,國民黨共喪失國土2 753 254平方公里——當時全國面積11 174 002平方公里(含外蒙);丟掉城市970余座——全國城市為1200座;拋棄同胞2.57億——全國人口4.5億。在這個歷史時期中,國民黨有退無進,屢戰屢敗,300多個師打了八年,臺兒莊一役獲勝。但是蔣介石卻不愿承認這一勝利。

  講到這里,張老師對此無比痛心。美國援華人員在經歷了這段歷史后也說:“國民黨早已威信掃地,國民黨的軍事指揮‘極為幼稚無能’。中國軍人很強的作戰能力完全被浪費了。”(見《史迪威與美國在華經驗》)

  緊接著,我們的話題又引向了昆侖關。

  日軍攻占南寧的兵力是第5師團和臺灣混成旅團。總兵力2萬余人。

  1939年11月15日,日軍由欽州灣(亦稱北部灣)的企沙、龍門登陸,通過十萬大山,邊修路邊前進,沿途沒遇到任何抵抗,于24日占領南寧。……所謂的“昆侖關大血戰”國民黨軍隊進攻的目標,就是昆侖關上1個大隊的800日軍。

  1939年12月17日(日軍占領南寧后的第25天),國民黨軍開始反攻南寧,因昆侖關在南寧以北,為前哨陣地,因而首先交戰于此。

  國民黨軍出動第16集團軍(轄1個軍4個師)、第37集團軍(1個軍2個師)、第35集團軍(1個軍3個師)、第26集團軍(1個軍2個師)、第38集團軍(5個軍13個師),另有第43、第33師和4個獨立團,約相當27個師,總兵力25.4萬人。此外,還有1個工兵團、1個通信兵團、1個高射炮連、4個炮兵營和115架飛機(重轟炸機9架、輕轟炸機26架、驅逐機80架)。

  擔任主攻的是第38集團軍,突擊部隊杜聿明第5軍。第5軍轄3個師:第200師(師長戴安瀾),第22師(師長邱清泉)和榮譽第1師(師長鄭洞國),還有直屬戰車團和重炮兵,共計5萬余人。于是雙方的兵力對比就是,10萬人的主攻部隊或者說5萬人的突擊部隊對800人的守備部隊。

  經過40多天的強攻,日軍又增援了1個大隊,國民黨軍好不容易占領了昆侖關前哨陣地,但日軍仍據守八塘,昆侖關的縱深陣地仍不能突破。1940年1月24日,日本援軍第18師團和近衛混成旅團到達,28日向國民黨軍反擊。與此同時,2月2日,一小股日本軍沿昆侖關腳下的邕江襲占甘棠,第38集團軍馬上后撤,國民黨軍于2月4日結束了昆侖關戰斗。

  2月22日,在柳州軍事會議上,蔣介石非常惱火,將總指揮白崇禧和中央督戰大員陳誠給予降薪留職處分,將第38集團軍總司令徐庭瑤上將以下8個將官撤職查辦。

  張老師說,連蔣介石都感到羞恥的戰斗,竟有那么一些人花3000萬元去拍電影,大吹大擂。我們說這種人恬不知恥,并不過分。

  接下來,他扳起手指頭如數家珍般將一些被今人炒熱而為國民所矚目的中日之戰一一道出:那戰前會議、來往文電、戰役部署、戰局變化、傷亡繳獲等,無不細致具體,鑿鑿有據。無論怎么說,總和有些人的鼓噪格格不入。看著我們發出疑問的眼睛,張老師打了一個風趣的比方:“有位賣瓜人在一個已經腐爛了的瓜上發現了一點兒好瓤,便用刀尖把它挑起來高聲吆喝:‘好瓜!好瓜!’以這種態度去談抗戰,怎能接近真理?”

  為了進一步說明這個問題,張老師又給我們展示了另一部分歷史。

  1943年秋,日軍全線轉入戰略防御,中國抗戰已接近勝利。為挽救頹勢,日軍1944年4月發動了豫湘桂戰役,其目的有三:一、摧毀美軍設在中國的空軍基地;二、貫通中國大陸南北交通;三、吸引美軍在中國大陸決戰。該戰役于4月18日打響,至同年12月10日結束,緊接著又在1945年春發動了一系列的攻勢。日軍臨死前的一搏中,國民黨軍先后丟掉了河南、湖南、廣西和福建等4個省的省會及200余座縣城,近8000萬人民,遺棄美軍6個空軍基地和30余座機場。

  在國際反法西斯斗爭即將勝利,中國抗日軍民已經進入戰略反攻的時刻,國民黨軍仍是如此不堪一擊,使日軍想占哪里就能占哪里,要做什么就能做什么,連美國總統羅斯福也被激怒了,把視線投向了延安,擬撥出5個師的裝備送給共產黨抗日。1944年7月23日,美軍觀察組進駐延安。

  對此,有人不以為然,高彈“文學不等于史學”。但實際上,廣大群眾在欣賞有關現代題材的文藝作品時,是把它作為“史”來接受的,于是,一盤清水被攪渾了,一部分群眾的思想也被搞糊涂了。

  張老師說,海峽兩岸和解,可以不糾纏國共兩黨歷史上的恩恩怨怨,但并不等于可以對抗戰史做出隨心所欲的解釋。……

  (原載《民情與信訪》1995年第一期)
 
 
 

 

子夜星網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
 
 

世界菠菜公司评级排名 泰州市| 枞阳县| 盐亭县| 巴南区| 府谷县| 公主岭市| 扬州市| 连城县| 深水埗区| 视频| 龙岩市| 文昌市| 紫云| 土默特左旗| 泊头市| 沛县| 扎鲁特旗| 栾城县| 射阳县| 西吉县| 北辰区| 辽中县| 涟水县| 灌云县| 阿合奇县| 壶关县| 旬邑县| 辰溪县| 濮阳市| 泗水县| 都江堰市| 新源县| 乐昌市| 读书| 凤城市| 乌拉特前旗| 四平市| 泉州市| 新巴尔虎左旗| 清水县| 务川| 成安县| 江都市| 慈溪市| 正宁县| 聊城市| 安溪县| 延津县| 西乌珠穆沁旗| 岱山县| 如东县| 遵义市| 仙游县| 沿河| 娱乐| 南雄市| 乃东县| 苏尼特左旗| 义乌市| 靖远县| 合肥市| 韩城市| 临海市| 四会市| 凌源市| 黄梅县| 始兴县| 左云县| 榆中县| 上饶市| 青铜峡市| 灵丘县| 双峰县| 哈密市| 大连市| 富宁县| 运城市| 馆陶县| 凤山市| 汨罗市| 明溪县| 资源县| 南江县| 上思县| 太康县| 阜宁县| 乌鲁木齐市| 庐江县| 广河县| 中方县| 云南省| 丰台区| 久治县| 宜都市| 高州市| 枣阳市| 民丰县| 惠水县| 佛冈县| 丹阳市| 鄯善县| 醴陵市| 山西省| 汝州市| 达拉特旗| 烟台市| 浦县| 涪陵区| 万源市| 遵义市| 会东县| 丽江市| 青神县| 潜江市| 休宁县| 江都市| 柳林县| 乌鲁木齐县| 安国市| 九寨沟县| 思南县| 靖江市| 榆树市| 资讯| 徐汇区| 开化县| 鄄城县| 上栗县| 响水县| 读书| 长治县| 龙里县| 北宁市| 玉林市| 桦甸市| 榕江县| 卢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