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 毛澤東專題 >> 李成午:“毛主席點名接見俺”── 毛主席在鄭州會議上追查“共產風”“浮夸風”
  
        

李成午:“毛主席點名接見俺”

 

── 毛主席在鄭州會議上追查“共產風”“浮夸風”


文/洛陽晚報記者 鄧德洪 通訊員 趙笑菊 圖/李衛超 原載:洛陽晚報 2007.9.7 子夜星網站整理編輯

  

  【按】根據中央文獻出版社出版的《葉子龍回憶錄》,曾長期擔任毛澤東機要秘書的葉子龍回憶說:“記得斯大林去世前后,他曾當著我的面說過:斯大林太累了,高處不勝寒啊!我也不想當主席了。”斯大林去世時間是1953年3月,毛澤東在1953年下半年提出中央分一線、二線的主張。毛澤東還表示:“我老了,不適合當國家主席了,我也不想當這個主席。”所謂一線,即處于主持國家日常工作的崗位上,二線即處于不主持國家日常工作的崗位上。1958年大躍進前后出現了“共產風”“浮夸風”“命令風”“干部特殊風”和“瞎指揮風”,毛主席發覺后,于1958年下半年開始逐步地親自著手予以糾正。當然,毛主席開始的時候遇到了不少阻力,因為沒人敢講真話、實話,但毛主席是下了大決心的,這篇采訪通訊便是有力的歷史見證之一。

  


  2007年9月9日,是毛澤東主席逝世31周年紀念日。79歲的洛寧籍老黨員李成午,向本報記者深情講述了一段塵封48年的傳奇往事──“毛主席點名接見俺”。



李成午老人


  《洛寧縣志》載:“1959年3月,在鄭州召開的六級干部會上,上戈公社窯溝連連長李成午如實反映當時情況,引起毛主席重視,3月8日早上在省第三招待所接見李成午。”

  李成午如實反映了當時的什么情況?毛主席為什么要接見他?發生在領袖與農村基層干部之間的這次會見,對中國當時的社會進程產生了怎樣的影響?

  今年9月9日是毛主席逝世31周年紀念日。此前,本報記者趕赴位于豫西山區的洛寧縣上戈鎮窯溝村,艱難尋訪到仍健在的當事人李成午,聽他講述了一段塵封48年的傳奇往事。
 



李成午老人講述當年“浮夸風”的真相


  緊急通知:
  騎馬乘車連夜趕到鄭州


  李成午出生于1928年,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民,25歲時光榮入黨,成為一名年輕的農村基層干部。

  1959年3月2日晚,時年31歲、任洛寧縣上戈公社窯溝一營一連連長的李成午正在連部開會,突然接到上級緊急通知,要他代表窯溝連黨支部馬上趕到洛寧縣委,與其他營、連的基層干部一起于次日8時前趕到鄭州,參加有中央首長出席的六級干部會議,“要求務必保密”。

  李成午預感到事情重大,說回家換一下衣服就走,但通知人已經為他準備好了馬匹,要他立即動身,說“這是組織原則”。就這樣,他騎上馬連夜趕了4個多小時的山路,于半夜時分趕到了洛寧縣委,與19名基層干部一起連夜乘車奔赴鄭州。

  一路上,對于“去鄭州到底開啥會”這個問題,李成午一無所知,惴惴不安。3月3日凌晨,他們趕到了鄭州,立即被人送到河南飯店。在飯店門外,有許多荷槍實彈的解放軍戰士站崗。幾經審查,他們才被放行到飯店內,后被工作人員安排到南樓休息。他們還沒坐穩,便馬上接到了“到洛陽地委臨時辦公室開會”的通知,在那里,李成午第一次見到了時任洛陽地委第一書記的紀登奎(后任國務院副總理等職),聽到了他高聲而嚴肅的講話──關于這次會議的保密制度、安全措施、組織紀律、重要性等,關于出席會議的中央政治局領導所作出的指示精神等……

  討論主題:
  中國到底有沒有“共產風”


  接下來幾天,李成午等基層干部開始根據上級要求,以縣為單位分組開展討論會。“當時,按照毛主席的最高指示,我們集中討論了一個主題,就是中國到底有沒有‘共產風'……”李成午追憶說,當年參加了幾次討論會后,他才漸漸弄懂了這次會議的精神實質。

  如今的老人們都經歷過那段歷史:1958年,中國刮起了“大躍進”和“大煉鋼鐵”的風暴,一些地方隨之不僅興起了“浮夸風”──“糧食畝產10萬噸”,而且興起了“共產風”──把壯勞力全都抽去“大煉鋼鐵”,把農民集中起來大搞集體食堂,結果“大鍋飯”很快吃光了存糧,老百姓勒緊了褲腰帶……


 

  類似的種種做法,在當時引起了黨中央的高度重視。毛主席、周總理等中央領導到各地調查研究,下決心糾正這種錯誤傾向。毛主席親自來到河南,要聽一聽省委、地委、市委直至縣委干部們的匯報和意見。從1959年2月27日起,中央政治局在鄭州召開第二次擴大會議(即第二次鄭州會議),著重討論和解決人民公社所有制問題和糾正“一平二調”(平均主義和隨便調撥物資)的“共產風”問題。

  然而,會議連續進行了好幾天,各地匯報的均是“形勢一片大好”、“集體食堂飯菜多樣,人民群眾豐衣足食”等內容。毛主席一直沒有聽到關于“共產風”的真實匯報,有些生氣了:“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都說‘再這樣下去不用打仗了,3年內中國人都餓死了'。我們共產黨員都要考慮我們的國家何去何從……”隨即,毛主席指示再把會議擴大到營、連干部一級,“他們與群眾最接近,我要聽他們的意見”。

  就是在這個指示下,像李成午一樣的基層干部才被緊急通知到鄭州參會。然而,在這些基層干部加入討論后的頭幾天,總共1萬多人參加的擴大會議上,仍然沒有人敢把真實情況說出來。

  語驚四座:
  “我們那兒‘共產風'刮得不小”


  3月7日,會議進入總結階段。當天上午9時許,洛陽地委組織洛陽地區的基層代表舉行座談會,由紀登奎主持,與會代表輪流發言。就是在這次座談會上,李成午說出了一席令舉座皆驚的實話。

  在他發言前,與會代表大多仍按材料照本宣科,其內容依然是“我們那兒‘共產風'根本不存在”、“集體食堂無比優越”等假話、空話。

  到李成午發言時,紀登奎剛好走過來,盯住他問:“你是哪個縣的代表?叫啥名?”他有點緊張,結結巴巴地回答:“洛……洛寧縣,李成午……”隨即,紀登奎坐到他身邊,鼓勵他說:“你不用按材料上的講。你能不能講一下你們那里的食堂情況、生產情況?大膽講,不要怕講錯了,講錯了也沒關系,今天我給你作主。”跟在紀登奎身后的3個人,一個準備記錄,一個舉起相機,一個開始錄音。會場里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地投向了李成午。

  “俺們上戈那兒‘共產風'刮得不小。”眾目睽睽之下,李成午開口說出的第一句話就驚了四座。

  他接著說:“俺們窯溝連從互助組到初級社、高級社,累計有60多萬斤糧食被公社上調走了,30多頭大騾子被上調走了,豬場里的幾十頭豬被上調走了,沒給一個錢;留聲機也被上調走了,娛樂用品沒給我們留下一件……”

  “連里80%的勞力都被調去煉鋼鐵了,地里沒人干活了。社員們都說,‘干不干,一天三瓢飯,一月兩塊半(工資)',人人都擠到集體食堂吃飯,干活卻出工不出力,上工的鐘都響過倆鐘頭了,社員才稀稀拉拉到齊……”

  “現在,集體食堂已經坐吃山空,沒有糧食下鍋了,就用榆樹皮、野菜湊合,吃得解不下大手,孩子哭、大人鬧,好多人害上了浮腫病,蹲到地上就拉不起來了……”

  李成午的一席實話尚未講完,已如一顆炸彈當場引爆了會場!看到洛寧縣的領導滿臉是汗,面色鐵青,他一下子明白過來:呀,自己講錯了!他心里想著得趕緊改口說“俺說得不對,重講”,但話從嘴里出來,卻變成了“俺講完了”。

  紀登奎對他投來了贊許的目光,給他鼓掌后就起身出了會場。門剛被關上,各縣與會代表就馬上把他圍了起來,七嘴八舌地斥責他:“你們那兒的‘共產風'算個屁,我們那兒都開始搞男女集體宿舍了!咋就你老能呢,把實話全都給說了!”“你這是往天上捅了個大窟窿呀,你就等著坐監吧!”……

  驚喜萬分:
  “毛主席要親自和你談話”


  李成午知道自己闖下了“滔天大禍”,心情沉重得喘不過氣來。直到散會時,他還暈暈乎乎的,不知道是怎么回到駐地的。上戈公社領導問清他的發言內容后,劈頭蓋臉地訓了他一通。

  接下來,是李成午一生中感覺過得最慢的時候。整個下午,他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到晚上吃飯,雖然是過年也吃不上的肉餃子,但他只勉強吃了3個,就再也吃不下了,滿腦子想的都是“俺這回要被逮捕了,80歲的老娘誰養活,6歲的兒子咋辦”之類的問題。

  當天晚飯后不久,他正坐在床邊發愁,時任洛寧縣委書記的楊繼宗推門進來,一見他就笑開了。他怯怯地問楊繼宗笑啥,楊繼宗喜笑顏開地說:他上午開會時說的那些話,已經被紀登奎匯報給毛主席了,毛主席知道后一連說了三個“好”字,還當場表示“明天早上8時要和成午同志談話”。

  “毛主席要接見李成午?”這下子,大家全都驚詫得不得了。

  事情出現了如此意外的轉折,李成午一直懸著的心總算落了地。接下來,眾人就開始忙活了。參加會議的洛寧縣領導找來洛寧的有關資料,讓人連夜給不識字的李成午反復念,讓他硬記下來,第二天好向毛主席匯報。

  那一夜,李成午是在極度緊張和興奮中度過的,前半夜是背資料,后半夜是想著見了偉大領袖毛主席后,該和他匯報點啥……就這樣,在那個未出正月的寒夜,他躺在床上越想越緊張,輾轉反側,出了一身汗……

  幸福時刻:
  “毛主席夸俺是個政治家”


  1959年3月8日,一個李成午永生難忘的日子──那一天,他受到了毛主席的親切接見!

  當天7時許,幾乎一夜未睡的李成午草草吃了幾口早飯,就被洛陽地委的通訊員叫出河南飯店,坐上了等在門外的汽車。紀登奎坐在他身邊,領著他去見毛主席。

  一路上,想著馬上就要見到全國人民心中的“紅太陽”,李成午激動萬分,胸腔里像打鼓一樣“咚咚”直跳,汗水從每一個毛孔內向外滲……

  不知過了多久,汽車緩緩駛進了河南省軍區第三招待所的大門,在一幢小樓前停了下來。紀登奎溫和地告訴他:“到了,毛主席就住在這里。”

  李成午不知道自己是怎樣下的車,又是怎樣走進樓里的。他的雙腿發軟,一顆心幾乎要從胸膛里跳出來了。

  紀登奎把他領進了一個房間后,悄悄拽了他一下,身子往旁邊一側:“報告主席,這就是如實反映‘共產風'的李成午同志。”李成午怔怔地抬了一下頭,只見一個身材魁梧的人已經起身站在了自己的面前,伸出溫暖而寬厚的大手握住了自己的手:“成午同志,你是一個實干家、政治家呀!”

  李成午一時呆住了:眼前握住自己的手、用濃重的湖南口音跟自己說話的人,就是毛主席呀?!沒錯,寬寬的額頭、梳理整齊的大背頭、一顆痣長在下巴的左下方……跟畫像上的毛主席一模一樣。此刻,毛主席身披一件銀灰色的呢子大衣,正和藹可親地看著自己笑呢!

  “毛……毛主席!”李成午的嗓子一下子哽住了,眼里頓時噙滿了激動的淚水。他接著本來想說一句“祝您老人家身體健康、萬壽無疆”或者喊一聲“毛主席萬歲”的,可一出口卻接了一個問句:“您……您吃飯了嗎?”毛主席笑著點點頭,對他說:“坐下,坐下。”

  隨后,毛主席轉身坐在沙發上,一邊聚精會神地翻閱李成午之前的發言記錄,一邊不住地點頭。忽然,毛主席站起身來,高興地說:“好,好,很好!1萬多人的代表會議,沒有人敢這么講實話。成午同志說得好啊!看來,‘共產風'是實,我們的會議算是開成功嘍……”說著,他伸出手來又一次握住了李成午的手。

  毛主席轉而又對紀登奎說:“我去年在北戴河會議上說辦人民公社,沒說叫刮‘共產風'。看他們能刮多久?吃食堂飯,實踐證明不行,要搞人民公社,必須去掉食堂,成立大隊、生產隊,三級核算。我們共產黨人要實事求是嘛!看來,我們的人民公社不是辦糟了,而是辦早了……”

  這時,一位穿軍裝的工作人員走了過來,悄聲對毛主席說了幾句話,毛主席說:“知道了。”紀登奎看毛主席很忙,便起身告辭。毛主席笑著說:“好,以后我和成午同志再談嘛……”隨后把紀登奎和李成午送到門口,與他們握手作別。李成午一步一退,當他看到毛主席仍站在門口微笑著目送他倆時,他在心里鄭重告訴自己:把毛主席微笑的樣子一輩子裝在心里!

  引以為豪:
  “這輩子最驕傲的一件事”


  李成午的這段傳奇往事,講到這里本該結束,但今天的人們有必要了解一下:在他當年說了實話、受到毛主席接見后,中國社會發生了什么樣的改變?

  據史料記載,由于掌握到真實的情況,在鄭州會議結束后,根據毛主席的意見,黨中央開始糾正平均主義和過分集中的兩種傾向,這標志著黨在糾正人民公社的“左”傾錯誤方面,又前進了一步。從1959年下半年開始,全國農村的集體食堂開始逐漸撤銷;農村的軍事化建制撤銷,改為大隊、生產隊;農民生活開始逐步好轉。

  鄭州會議后不久,李成午當上了上戈公社黨委委員,后又任窯溝村黨支部書記,一直干到1986年才卸任。數十年來,村里大大小小的事情,只要有爭議,大伙都愿意找他論論理,因為他“最敢說實話”。

  “當年1萬多人參加的擴大會議,為什么唯獨你敢冒天下之大不韙,說了實話?”面對79歲高齡的李成午,記者提出了這個問題。

  “共產黨員最講實事求是: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俺之所以敢說實話,憑的就是俺對黨的忠誠。”李成午想也沒想,給出了這樣的回答。

  和那個時代的所有中國人一樣,李成午對毛主席一直懷有深厚的感情。“俺祖祖輩輩都是貧雇農,解放前俺還為地主扛了8年長工,受盡了屈辱和苦難。是毛主席領導全國人民翻了身,他的恩情比海還深……”李成午說。

  當年被毛主席點名接見后,李成午對這位偉人比以前更加崇敬和熱愛,因為“毛主席他老人家愛聽實話,俺們也愿意向他說實話”。也因為這次接見,他一度成了洛寧縣最光榮的人,被派往該縣各地作報告,講述被毛主席親切接見的過程。

  1976年9月9日,毛主席與世長辭,李成午難過得哭了幾天幾夜。至今,他家里好幾個房間都還貼著毛主席像,隔幾天就擦拭一下上面的灰塵。

  老人一生育有兩子兩女,老伴幾年前去世。除了患有高血壓,他身體還很硬朗,思路非常清晰,記憶力也很好,還能干點農活兒。

  盡管日子過得十分清貧,但李成午從沒向組織提出過任何要求。這些年來,上戈鎮委、鎮政府逢年過節都派人帶著禮物來看望他,前不久還幫他解決了低保問題。

  “俺也沒給國家作啥大貢獻,不能給黨和政府添麻煩。”采訪結束時,李成午說,“俺這個放牛娃出身的農民,被毛主席點名接見過,是俺這輩子最驕傲、最幸福的一件事。活到現在,俺真的知足了!”

  (文/洛陽晚報記者 鄧德洪 通訊員 趙笑菊  圖/記者 李衛超)


  --- 相關鏈接 ---

  毛澤東一件反“五風”文件手跡(1960年11月15日)
  毛澤東:堅決制止重刮“共產風”等違法亂紀行為(1960年3月23日)
  毛澤東:黨內通信·致六級干部的公開信(1959年4月29日)
  毛澤東:“第二次鄭州會議”上的講話(1959年2月27日~3月5日)
  
毛澤東關于“畝產萬斤”“浮夸風”和“共產風”的糾正與批判(1958年11月~1961年6月)

  
 
 

  

子夜星網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

世界菠菜公司评级排名 宣恩县| 交口县| 诏安县| 龙游县| 南城县| 绥阳县| 九龙县| 报价| 莫力| 赣州市| 双江| 绥江县| 调兵山市| 韶山市| 祥云县| 武威市| 惠东县| 通城县| 乌拉特后旗| 吉水县| 永吉县| 鄂伦春自治旗| 渭南市| 漳州市| 桓台县| 兖州市| 科技| 静乐县| 平泉县| 双桥区| 平顺县| 缙云县| 彰化县| 蒙阴县| 南溪县| 古交市| 长垣县| 新安县| 合山市| 稷山县| 松桃| 平度市| 铅山县| 永靖县| 葫芦岛市| 宜都市| 珠海市| 滁州市| 武功县| 马鞍山市| 东平县| 石棉县| 垫江县| 建阳市| 绥化市| 蚌埠市| 菏泽市| 关岭| 闽清县| 正镶白旗| 肇州县| 南雄市| 台湾省| 县级市| 无为县| 徐州市| 普陀区| 云龙县| 长春市| 买车| 清流县| 临桂县| 新民市| 专栏| 靖远县| 高阳县| 德令哈市| 弋阳县| 台中县| 吴堡县| 河间市| 莎车县| 陆良县| 双鸭山市| 嘉义市| 晋城| 吴旗县| 龙岩市| 崇文区| 文化| 和政县| 定兴县| 大邑县| 鲁山县| 安仁县| 望城县| 那曲县| 海林市| 宾阳县| 南雄市| 金川县| 武平县| 鄂托克旗| 扎鲁特旗| 忻州市| 博客| 长顺县| 峡江县| 大城县| 自治县| 神池县| 准格尔旗| 水富县| 闸北区| 白城市| 沙河市| 封开县| 虞城县| 晋中市| 洪洞县| 泸溪县| 庆云县| 黑水县| 蒲城县| 晋中市| 金坛市| 龙海市| 海丰县| 开平市| 烟台市| 呼图壁县| 台南县| 峨边| 陆河县| 武宣县| 卓资县| 双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