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毛澤東專題刊 >> 毛澤東詩詞選注

  
  

  

 

毛澤東詩詞選注

 


子夜星網站注釋 執筆/璞如子
 
  

 


祭母文

一九一九年

嗚呼吾母,遽然而死。壽五十三,生有七子。
七子余三,即東民覃。其他不育,二女二男。
育吾兄弟,艱辛備歷。摧折作磨,因此遭疾。
中間萬萬,皆傷心史。不忍卒書,待徐溫吐。
今則欲言,只有兩端。一則盛德,一則恨偏。
吾母高風,首推博愛。遠近親疏,一皆覆載。
愷惻慈祥,感動庶匯。愛力所及,原本真誠。
不作誑言,不存欺心。整飭成性,一絲不詭。
手澤所經,皆有條理。頭腦精密,劈理分情。
事無遺算,物無遁形。潔凈之風,傳遍戚里。
不染一塵,身心表里。五德犖犖,乃其大端。
合其人格,如在上焉。恨偏所在,三綱之末。
有志未伸,有求不獲。精神痛苦,以此為卓。
天乎人歟?傾地一角。次則兒輩,育之成行。
如果未熟,介在青黃。病時攬手,酸心結腸。
但呼兒輩,各務為良。又次所懷,好親至愛。
或屬素恩,或多勞瘁。大小親疏,均待報賚。
總茲所述,盛德所輝。必秉悃忱,則效不違。
致于所恨,必補遺缺。念茲在茲,此心不越。
養育深恩,春暉朝靄。報之何時?精禽大海。
嗚呼吾母,母終未死。軀殼雖隳,靈則萬古。
有生一日,皆報恩時。有生一日,皆伴親時。
今也言長,時則苦短。惟挈大端,置其粗淺。
此時家奠,盡此一觴。后有言陳,與日俱長。
尚饗!
 

靈聯



疾革尚呼兒,無限關懷,萬端遺恨皆須補。
長生新學佛,不能住世,一掬慈容何處尋?



春風南岸留暉遠,秋雨韶山灑淚多。

 
  〔注釋〕

  此詩作于1919年10月8日。這篇四言古詩式的韻文體祭文,是毛澤東哀悼自己母親時所作。有關資料:此文最早見于《毛澤東早期文稿》(湖南出版社1990年版)。據介紹,毛澤東的《祭母文》原稿在毛澤東的表兄文運昌家里保存多年,后遺失。新中國成立初期,文運昌向國家檔案部門提供了自己當時的抄件。毛宇居也同時向檔案部門提供了另一個抄件(文后附有毛宇居當時的批語)。兩份抄件基本相同,僅個別字有異。

  〔嗚呼〕古文言中特有的感嘆語句。尤其用于祭辭中,表示感嘆與悲哀。
  〔遽然〕遽 音巨,急,倉猝。遽然:突然、猝然。
  〔東民覃〕即毛澤東、毛澤民、毛澤覃。
  〔其他不育,二女二男〕即有兩女兩男夭折。
  〔備歷〕備:全、都、全部,此指廣泛面。歷,經歷。
  〔摧折作磨〕摧折:即摧殘。作磨:指勞作與磨難。
  〔遘疾〕遘gòu:構成,造成,遇到。遘疾:染上疾病,在此意為“導致疾病”。
  〔中間萬萬,皆傷心史〕其間凡所經歷的,都是傷心的身世。
  〔不忍卒書,待徐溫吐〕卒,盡,完畢。不忍:此指難于忍受的心情。此句意為:難于忍心都寫出來,待以后慢慢來敘說吧。
  〔盛德、恨偏〕盛德:即厚德。恨偏:抱恨的一個側面。偏,側面,一面。
  〔首推〕首先值得推舉的。
  〔一皆覆載〕一皆:一概,全面。覆載:覆蓋、承載,見《禮記·中庸》:“天之所覆,地之所載。”在此詩中“覆載”意為“包括”,但比“包括”一詞更具感知性。
  〔愷惻〕愷:爽朗,祥和;惻:惻隱,憐憫,體恤。愷惻:指性格爽朗而又善于憐憫。
  〔庶匯〕庶類,萬類,蒼生。此指民眾。
  〔愛力所及〕意為:關愛他人盡自己力所能及。力:盡力,力做某事,所及:所能及,所能辦到的。
  〔整飭〕飭: chì 音次,整頓,使整齊。整飭:整理條序,使之規整。
  〔不詭〕詭:此意為違背條理。
  〔手澤〕典見《禮記·玉藻》:“父沒而不能讀父之書,手澤存焉爾。” 孔穎達詮解:“謂其書有父平生所持手之潤澤存在焉,故不忍讀也。”此泛指母親手到之處。
  〔劈理分情〕即指“明理入情”。劈:劈析,剖析。
  〔遺算〕欠考慮,考慮不周。
  〔五德〕指“仁、義、禮、智、信”或“溫、良、恭、儉、讓”五德。
  〔犖犖、大端〕犖犖:分明、顯著的意思。大端:即顯著的一面。
  〔三綱之末〕三綱:“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夫為妻綱。” 三綱之末:指“夫為妻綱。”此后六句,是為母親受到封建禮制的嚴重壓迫與約制而不平。
  〔天乎人歟,傾地一角〕天乎人歟:“乎”“歟 ()”均為感嘆語氣助詞,在此具有疑問語氣。解讀此句:青年毛澤東在傾訴悲憤之中,發出一聲震撼人心的感嘆:“(母親的不幸)是天災還是人禍?如同大地傾陷了一角!”可想而知,母親在毛澤東心中的地位。此句在祭文詩中是承上啟下的一句過板。
  〔又次所懷,好親至愛〕又次:再有就是。所懷:指放在心里的事情。好親至愛:好與人親好并至誠關愛。
  〔或屬素恩,或多勞瘁〕“或…或…”:在此為并聯句式,同“既…又…”,表示同時有兩種情況。(解讀):平素既廣施恩惠,又多為之操心勞累。屬:見《晉語》“必屬怨焉。(注):屬,結也。” 如:屬恩,屬怨。瘁(cuì):勞累。
  〔均待報賚〕均待:均有待于。報賚(lài):給予、周濟。
  〔總茲所述,盛德所輝〕總茲:總之,總此。所輝:所散發出來的輝光。
  〔以秉悃忱,則效不違〕以:借以,承借,以用來。秉:秉持。悃忱(kǔn chén):誠懇,真摯,忠厚。則效:《詩·鹿鳴》:“君子是則是效。”則:典范。效:效從,效仿,效法。(解讀):我要承接母親的盛德之光來秉持忠厚之心,效行母親之風范不敢有所違背。
  〔致于所恨,必補遺缺〕所恨:指母親的遺恨、抱恨,未了的心愿。必補遺缺:表示自己一定要彌補母親遺下來的缺憾。
  〔念茲在茲,此心不越〕念茲在茲:出自《尚書·大禹漠》:“帝念哉!念茲在茲,釋茲在茲。”孔傳:“茲,此;釋,廢也。念茲人,在此功;廢茲人,在此罪。言不可誣。”前“茲”即“其”,后“茲”即“此”。在此可解釋為:之所以深切懷念她老人家,正在于此。或譯作:在此時此刻懷念她老人家。“此心不越”:這一心境,任何別的東西無可跨越。(注):其實很多古詞語易于意會而難于詮釋詳盡,若過于分絲析縷,亦未免附會牽強。
  〔報之何時?精禽大海〕此句意為:母親的深恩大德我何時能夠報答?這真如精衛鳥銜石填海一樣。喻報之不盡。
  〔軀殼雖隳,靈則萬古〕隳:huī 音灰,倒塌,崩毀。此句意為:母親的身體雖然不會存在,但其精神將萬古長存。
  〔惟挈大端,置其粗淺〕挈:挈領。惟挈大端:只能提綱挈領地傾訴這些來祭奠母親,粗淺的方面就暫且擱置不表了。
  〔此時家奠,盡此一觴〕意為:此時家中祭奠您,請盡飲這一杯。觴(shāng):古代酒器,即酒杯。此指“杯酒”。
  〔后有言陳,與日俱長〕以后有要跟您老人家陳述的,時日還會很長。
  〔尚饗〕古祭祀文言中常用的結束句,意為:請享用為您祭祀的物品。
  〔疾革〕疾,病患。革,危急。《禮記·檀弓下》:“衛有大史曰柳莊,寢疾。公曰:若疾革,雖當祭必告。”鄭玄注:“革,急也。”宋蘇轍《龍川別志》卷上:“八王疾革,上親往問。”疾革尚呼兒:言母曾在重病中仍在呼喚兒子,可見關切至深。
  〔春風南岸留暉遠〕春風中眺望湘江南岸,看到溫暖的陽光所留下的哺育之恩是那么遼遠。古人多以“春暉”喻指父母養育之恩,以“寸草”喻指兒女報答父母之心。   〔秋雨韶山灑淚多〕韶山的綿綿秋雨,正如同悲痛的淚水之多。
  ﹙·璞如子注釋 2010.10﹚

 



子夜星網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



  


 

世界菠菜公司评级排名 福建省| 鸡西市| 逊克县| 车致| 通江县| 兴隆县| 福建省| 丰台区| 牡丹江市| 唐海县| 永川市| 纳雍县| 崇左市| 娄底市| 高青县| 丘北县| 灵璧县| 潜山县| 孝义市| 隆德县| 遵义县| 康平县| 铜陵市| 工布江达县| 乐安县| 射阳县| 安宁市| 永寿县| 泉州市| 郎溪县| 黄冈市| 台东市| 蓬莱市| 罗田县| 玛曲县| 佳木斯市| 陇川县| 闽清县| 同江市| 淄博市| 永和县| 麦盖提县| 磐安县| 长沙县| 清徐县| 红河县| 滁州市| 景东| 深水埗区| 城市| 汝南县| 四子王旗| 璧山县| 马边| 光山县| 长兴县| 光山县| 肥城市| 甘孜| 呼图壁县| 珠海市| 建始县| 阳城县| 神农架林区| 勃利县| 六安市| 镇雄县| 依兰县| 锡林郭勒盟| 正定县| 南昌县| 乌海市| 新干县| 玛多县| 绥江县| 南丹县| 三江| 丹江口市| 壤塘县| 绿春县| 北宁市| 和龙市| 通海县| 侯马市| 蓬溪县| 丰顺县| 泗洪县| 阳西县| 黄大仙区| 收藏| 宁强县| 兴隆县| 鄂托克前旗| 聊城市| 和政县| 龙游县| 额尔古纳市| 通辽市| 湖南省| 静安区| 渑池县| 稻城县| 兴安县| 正镶白旗| 三门峡市| 独山县| 岱山县| 武清区| 翁源县| 越西县| 天镇县| 合江县| 葵青区| 芷江| 安吉县| 察哈| 天全县| 连平县| 乌兰浩特市| 罗田县| 甘南县| 华亭县| 华安县| 桃江县| 扎鲁特旗| 新巴尔虎右旗| 泽州县| 镇江市| 黎川县| 东兴市| 揭阳市| 蛟河市| 西林县| 道真| 鞍山市| 铅山县| 即墨市|